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连载中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书墨染香 主角:江染司叙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小说全文精彩阅读 江染司叙小说全文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小说介绍

由书墨染香倾心力著小说《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主要围绕江染司叙的逆袭之路展开故事情节,文章精妙绝伦,剧情跌宕起伏,引人入胜。《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精彩段落节选:一觉醒来,江染发现自己穿书了。穿书也就罢了,为什么是末世小说?为什么穿到了连女二号都算不上的炮灰女N号身上?难道我就不配体验一把玛丽苏幸福生活吗?……江染认识司叙的第一天,她被队伍抛弃,为了躲避丧尸从阳台爬进他的房间,狠声威胁:“不许出声,不然我就杀了你!”危机解除后,她后知后觉。她刚刚威胁的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男人是不是这本书里的反派大boss?在原女主眼里心狠手辣无恶不作视人命如草芥的恐怖存在?江染自暴自弃:不如……尝试着攻略他?说不定就成功了呢?表面温顺内里疯狂的黑兔子VS表面凶残内里也很凶残的老狐狸。1V1甜宠无虐,男女主身心干净...

《穿书后我攻略了反派boss》小说试读

直觉江染今天的态度和以往不一样,洛蕊挑眉打量她片刻,勾唇一笑,站起身:“是我说的。”

她就这么直白地承认了自己卑劣的行为。

“江染染,承之已经跟你分手了,你还不明白吗?就算你继续缠着我们,跟着我们,承之也不会继续喜欢你。”女生露出冷傲的表情,居高临下看着江染,“你以为你替队伍引开丧尸群就能博得大家的好感,让大家接受你?别白费力气了。”

不习惯这种仰视的角度,江染挣扎着爬起来,没有退让的意思:“就因为这个,你就想要江染染死?”

小说里可不就是这么写的——为了摆脱拖后腿的江染染,洛蕊不得不用了一些有违良心的手段。

有违良心?呵呵。

“我不想你死,我只是不希望你继续缠着承之。”

“既然你对你的承之这么有信心,为什么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陷害我?”江染冷笑,“不过是个臭男人而已,你以为我会稀罕?!”

跟着这个队伍,最后也还是会迎来悲剧的结局。既然如此,不如大家撕破了脸,以后各走各的路。

“江染染,你是摔坏脑子了吗?”听到女生激烈的措辞,洛蕊皱眉,打量她,“死皮赖脸缠着我们的难道不是你……”

话音未落,又有脚步声靠近,洛蕊嫌弃的表情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关切:“染染,我知道你在怪我没有及时去救你,可是我也有自己身为队长的责任,我不能……”

“洛蕊,谢承之来了。”打断女生的戏码,江染挑眉一笑,“我替你把戏演得更真一点,怎么样?”

洛蕊疑惑:“什么?”

没等她反应过来,就见江染毫不客气地甩手,狠狠一巴掌捋在她的脸颊上。

“啪”一声脆响,洛蕊被打得踉跄两步,摔到地上。

“这是作为你算计我的回报。”如果没有江染染,现在整个队伍都已经成了丧尸的盘中餐——和他们的性命相比,只是一巴掌,连个利息都算不上。

江染这一巴掌用足了力气,洛蕊捂着脸,耳边嗡嗡作响,嘴里有铁锈味蔓延开。

她慢慢抬眼,看向江染,一字一句道:“江!染!染!”这个该死的女人,缠着她男朋友就算了,还敢打她!

迎上女生满是怒火的眸子,江染丝毫不惧。因为她很清楚,在男人踏进这个小破屋的瞬间,洛蕊会把她所有的怒火吞下去。

果然,木屋门再次被人推开,男生探身道:“蕊蕊,晚饭已经……蕊蕊?!”

长相清秀的男生脸色难看,几步冲到洛蕊身边,扶起她:“蕊蕊,你这是……”

“被我打了。”在洛蕊告状之前,江染先一步说道,“用这只手。”她甩甩自己的手腕,“谢承之,避免你的小女友毁容,你还是快带她回去上点药吧。”

“江染染!”听她这么理直气壮,男生扭曲了一张俊脸,怒道,“你为什么打蕊蕊?!”

“算了,承之,是我不好……”

“你也听到了,是她不好。”江染打断洛蕊诉委屈的话,摊手,“你看,被打的人都没什么意见,你这么凶做什么?”

洛蕊:“……?”

谢承之:“……??”男生眼里的怒火被疑惑代替,他皱眉看着江染染,迟疑:眼前这个女生是江染染?怎么感觉……哪里不一样了?

“没什么事的话,能麻烦你们先出去吗?”江染道,“哦,要是能给我一件换洗的衣服,那就更好了。”

“你想得美!”只会拖后腿的女人,动手打完人,还想要物资?做梦!

谢承之搂着恋人气势汹汹的离开了木屋,回到客厅后遇到从厨房出来的队友周笺。小女生看到洛蕊的脸,发出一声惊呼:“蕊蕊,你的脸……”

“小周,麻烦帮忙拿点跌打药上来。”

……

回到房间,洛蕊捂着脸,红着眼眶哽咽:“承之,我不会毁容吧……呜呜,我就是想去看看染染好些了没,我没想到她对我这么大的敌意……”

“别哭。”心疼女友的脸,谢承之轻轻揽着她,小声道,“脸上的伤上了药就没事了,别担心。”

“真的吗?”

“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两人正在你侬我侬,周笺拿着跌打药上来:“谢队,顾云清在找你,好像是为了安排晚上值班的事……”

“我马上下去。”路过周笺时,他交代,“好好照顾蕊蕊。”

作为这只队伍的队长,在和别的队合作的时候,谢承之还是尽量保持着队长的威严。

“我知道啦!”

送走谢承之,周笺替洛蕊上药:“蕊蕊,你不是去看江染染了吗?脸上的伤……”

“染染打的。”洛蕊叹了口气,无奈道,“怪我抢走了承之,她恨我也是应该的。”

“她打你?”和洛蕊关系不错,周笺替好友感到愤怒,“你一路都在保护她,就为了一个谢承之,她动手打你?再说了,男未婚女未嫁的,她自己留不住男朋友能怪谁?那女人真是蹬鼻子上脸!”

“好了,染染肯定也不是故意的。”洛蕊安慰自己的好友,“再说,今天她迷路了,我没有去救她,她……”

“她自己乱跑迷路的,关我们什么事?”周笺嘟囔,“她要真死了还好,偏偏有人多管闲事把她救了……”

洛蕊更加无奈:“周周,这话在我面前说就好,不要被别人听到,知道吗?”

“我知道啦。”周笺笑嘻嘻,“你知道这跌打药是谁给我吗?”

“谁啊?”

“顾队!”周笺嬉笑道,“一听说你受伤,顾队就让队友拿了跌打药给我,你说,他是不是对你有意思……”

“不许胡说。”洛蕊拍了下好友的胳膊,“承之听到会生气的。”

“好好,我不说……”

……

谢承之和洛蕊离开后,江染在破旧的小木屋里走了一圈,拉开门到了外面。

他们落脚的地方是个三层楼的民房,她所在的小破屋是院子后面用来堆放杂物的仓库。

拉开门的瞬间,初冬的冷风扑面而来,被湖水打湿的衣裳紧紧贴在身上,江染打了个寒颤,强迫自己走出小破屋。

如果她没有记错,江染染落水这个点,正好是他们的队伍和反派boss的队伍相遇的时候——小说里就是在这个时候,江染染被反派boss盯上,开始了她更加悲剧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