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 已完结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心雅 主角:冷婉言上官子轩

冷婉言上官子轩完结版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无弹窗阅读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小说介绍

网络作家“心雅”写的一本小说火遍了全网,那就是——《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是冷婉言上官子轩,主要讲述的是:被杀母灭父的仇人设计陷害,冷婉言差点被送上了一个秃顶大佬的床。陌生男人的搭救让她逃出生天,却又蛮横的夺走她的第一次了!被逼无奈,她卖身一年,成了人人艳羡的上官太太。说好的有名无实,这男人却夜夜把她拖上床!...

《限时婚约:总裁请靠边》小说试读

冷婉言的脸上的啤酒顺着脸庞流到了脖子里,她闭上眼睛,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再淡定,睁开眼睛,透过湿淋淋的眼镜片看到外面的世界都是模糊的。

“这位小姐,请问我可以离开了吗?”

说完,冷婉言不理会身后的女人,快步离去。

可她真是倒霉透了,欲出门的时候脚下被刚才的啤酒箱绊了一下,整个人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后面的陪酒女还不依不饶的喊道:“今天晚上我和你没有完的时候,看看你能拿我怎么办?”

“哎呀!”冷婉言刚要从地上爬起来,头上的帽子被陪酒女给拽住了,而且她拽住的不止是帽子,还有冷婉言那一头盘在头顶的秀发,疼的她忍不住叫出了声。

陪酒女发疯一样的打着冷婉言的头,脸,冷婉言这个人还没爬起来就被她打到在地,陪酒女居高临下的站着,所以冷婉言只有挨打的份。

包厢里的其他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过来拉住了发疯的陪酒女。

整个包厢里顿时乱成了一锅粥。

冷婉言忍住了泪水,紧紧的咬住嘴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眼镜已经是戴不了了,上面的啤酒干了以后她根本就看不清外面的世界。她只能一把摘下眼镜,扔在地上。

这下终于看清楚了,周围几个男男女女围在她的身边,惊奇的盯着她看。

“你们看看,她的脸上的雀斑没有了,对了,她还是长发!”

“原来是个母的!”刚才挺着啤酒肚的男人猥琐的说。

“糟了!”冷婉言赶紧双手捂住了脸,她要赶紧离开这个包厢。

忍住腿上的疼痛,她吃力的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跑。可肩膀却被刚才的男人一把抓住。

“急什么,别走啊!我看看你的脸。”男人臭烘烘的嘴凑了过来。

另一只胖手抓住校服用力一扯,校服的拉链一下子被拉坏了,冷婉言白皙的脖颈和大半个肩膀暴露在了这个猥琐的男人面前。

冷婉言咬着唇站起来拉住外衣就要往外走。

男人却站了起来挡住冷婉言的去路,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冷婉言柔滑白皙的肌肤,一张臭烘烘的大嘴凑在了冷婉言的面前。

冷婉言吓得边退边说:“你想干什么?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报警了啊!”

男人高大凶猛,一把拽掉了冷婉言的帽子,顿时一头秀发瀑布般的顺着柔美的双肩散落在脑后。

霎时间,冷婉言的美惊艳了整个包厢。

“小妞,想走是吗?今天先把爷伺候舒服了再走!看看你每天在这里辛苦工作能赚一百块钱吗?只要是把大爷我谁伺候舒服了,一次给你一千块如何?”男人说着一只猥琐的大手就要向冷婉言的胸前袭来。

冷婉言气愤的喊出一句:“流氓!滚开!”

声音之大,气场之强让男人震了一下。都说男人色胆可以包天,看到如此美色的女人,哪里是随意就放手的,他嘿嘿的笑着:“小妞,大爷今天就是不让开,今夜我要定你了!”

冷婉言被男人一把提起来,重重的扔在了沙发上。一件宽大的校服直接被扒掉扔在了地上。

冷婉言吓得脸色惨白,这个男人难道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强*暴了自己?

更可怕的是,凉薄的社会,周围的一群人看到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弱小的女人居然无动于衷,更有甚者居然已经吹起了口哨。

包厢里人声嘈杂,发生了什么估计明天都不会有人知道的。

冷婉言一口咬在在猥琐男的手上,男人不但没有生气还笑着说:“还是个烈性子的小妞,爷不是一般的喜欢。”说着男人的脸就要凑下来。

此时的冷婉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冷不丁的看到地上有一块碎玻璃茬子,为了以防不测,她一下子把它握在了手心里。

男人的满是酒气的臭嘴就要贴在冷婉言的胸前……

千钧一发的时刻,“哐当——”一声巨响,门被踹开,包厢外面刺眼的灯光射进来,整个晦暗的包厢顿时敞亮了许多。

包厢里面的男男女女顿时停下了动作,因为门口走进来的男人气场实在是太强大了。

稳健的步伐声传进来的同时,身形高大气势逼人的上官子轩就已经站在了冷婉言的面前,他的目光略过狼狈的冷婉言,眼里闪过了一丝阴郁。

冷婉言看了一样面前的男人,这是第几次了?在自己最无奈的时候见到了这个男人,难不成他就是自己命里的救世主?

“什么玩意儿?长没长眼睛?没看到你就要坏了本大爷的好事吗?”龌龊男人看到莫名闯进来的上官子轩快要气炸了!

上官子轩丝毫没有被龌龊男的话语所影响,他深不可测的目光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冷婉言,冷冷的眸光从冷婉言裸露的肌肤上飘过。

“滚出去!”男人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自身携带的冰冷气场已经弥漫了整个包厢,在这里的人听到这句话都已经是后背发凉,一个接一个的慌乱的从包厢里撤离了。

龌龊男心里一紧,收拾了一下自己也从冷婉言身上起来。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知道本大爷是谁吗?”男人显然是不甘心。

上官子轩懒得再看他一眼,剑眉蹙在一起。

“欧阳若,再说一个字就废了他!”

旁边的欧阳若一秒钟都没有耽搁到了龌龊男的身边。

“你什么东西?敢和老子单挑吗?”龌龊男感觉自己这样撤退实在太没有面子了,握住拳头在欧阳若面前摆弄道。

欧阳若没有等龌龊男说下一个字,就以极快的速度将男人制服在地,随即两个招式,男人就已经倒地不起了。

冷婉言看到这里,才敢从包厢里肮脏的沙发上起来,一双藕臂环抱住自己,拳头依然是紧紧的握着,一双魅惑人的棕色眼眸死死的盯着躺在地上的恶棍。

如果不是上官子轩,她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了,想到这里,她感激的眼神投向了上官子轩。

一阵温暖袭来,随之是男人身上那似曾熟悉的味道……

冷婉言看了一眼披在自己肩上的男人外套,抬眼,对上了上官子轩的目光,男人高大的身躯挡住了阴暗的包厢里的所有的不光彩。

此时的冷婉言,像一只乖巧的小猫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眼里的无奈倔强还有不甘心全都写在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