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少宠妻超高调 已完结

封少宠妻超高调

分类:豪门总裁 作者:莫浅笑 主角:陆拾染封景琛

陆拾染封景琛免费阅读_陆拾染封景琛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封少宠妻超高调》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封少宠妻超高调》是莫浅笑所编写的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主角陆拾染封景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陆拾染一朝沦为落魄千金,姐姐挖墙角,现男友成功变成前任,父亲欠债累累还成了植物人,她穷的揭不开锅,在最苦最难的时候,她遇到了封景琛。他强势进入她的人生,教她虐渣,训白莲,必要时还抱抱举高高,陆拾染的人生一路开挂。众人羡慕嫉妒,都说好男人被猪拱了。陆拾染咬牙:“到底谁拱谁,我才是受害者好么!”封景琛摸着她的脑袋,“都这样了,我们什么时候结婚?”陆拾染:“……”当晚,封景琛拿着红本本,眉开眼笑:“染染,叫老公。”...

《封少宠妻超高调》小说试读

他们神色各异。她拉了拉一坐下就到了膝盖上的裙子,堆着笑脸向大家弯腰打招呼。

张叶林从人群里走出来,低声说:“小陆,听说你刚刚和客人吵架了,客人向酒店投诉了。不过,我已经替你向客人道过歉了,也让你们经理不要批评你。你今天第一天上班,就这样算了,以后还是要注意一点。”

“谢谢刘经理。”陆拾染咧嘴笑,连连点头。

“还有,晚上我请你吃饭。”张叶林微侧了脸,往她面前凑了点,压低声音。

“啊?”陆拾染楞了一下。

“刘律师也到。”张叶林微微拉开了二人的距离,镜片后的眼睛直闪光。然后转身对那些人说:“这是我朋友介绍来的,利慈大学毕业,我让她先大堂熟悉一下,以后就在我们人事部工作。”

吴律师轻咳,向刘叶林使眼色。

刘叶林会错了意,赶紧说道:“绝对不是后门空降,我都面试过了,前后三次笔试都通过了,陆小姐非常优秀。”

陆拾染笑到脸都要抽筋了,这刘叶林只怕能滚蛋了……她什么来三次笔试过?

吴律师又咳了一声,低声说:“走吧,还有一个部门的奖金没发。”

“新来的会有奖金吗。”刘叶林不明所以,继续问。

“有。”吴律师从秘书手里抽了个红包出来,拍到陆拾染手里,小声说:“那就好好工作。”

陆拾染心里正催着这些人赶紧滚开,捏到红包的一刹那,又高兴了起来。这应该有一千多块吧?想当年一千多块也就一顿饭啊,风水轮流转,如今一千块只能交两天医药费。

封景琛看着她这副财迷样,心里陡生不爽。

“等我十分钟,我马上来接你,刘丽律师说还要和你说说吴倩倩的事。”刘叶林匆匆交待了一句,拔腿就走。

“你和陆小姐什么关系?”餐饮部的经理拉住刘叶林,小声问。

“朋友。”刘叶林推了推眼镜,掩不住地炫耀,“漂亮吧?她是我的,你小子别和我抢。”

“公司规定不能搞办公室恋情。”

“真上手了,我还让她什么班啊,回家伺候我就行了。”刘叶林胸有成竹地说道。

吴律师扭头看他,同情地看了他一眼。依着他火眼金星,封景琛八成也看中这女人了,和老板抢女人,找死!

“刘叶林和你关系很好?把我也介绍进来吧。”林晴诗的嗓门大,嚷得院子里的人都听到了。

陆拾染赶紧捂住她的嘴,生气地说:“滚回你的求芝公司去。”

“我先在求芝公司呆着,从内部瓦解他们,等你东山再起。”林晴诗讨好地笑道。

陆拾染苦笑,她能东山再起吗?不过,她得在这里等等刘丽,今天转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吴倩倩出现。

在风里等了半个小时,张叶林的头发丝也没飘来一根,陆拾染打电话给刘丽,刘丽却说根本没有约吃饭的事。此时已是六点四十分,下班用餐的高峰期,路上的车堵得看不到尾。老爷子的住处很远,她根本来不及赶到。

她当机立断,从路边的环保自行车处领了辆自行车,一路蹬着绿色的自行车,摇着铃铛,欢快往前。

封景琛车流里堵得正心烦,一抬头,陆拾染正从车的缝隙里往前穿梭,活像一只奔跑中的小鹿,青丝长发飘动着,一侧脸,唇角的笑容弯得正好。

“房子都被收了,男朋友也跟人跑了,居然还这么快活,她是不是少根筋?”吴律师推了推墨镜,感叹道。

“你晚上戴墨镜干什么?”封景琛收回视线,淡淡地问。

“这样可以遮去我眼中自然流露的温和气质,让我变得有杀气。”吴律师笑嘻嘻地说。

封景琛有推门下车的冲动,他怎么会有这么个逗逼律师?

“陆小姐的微博有意思啊。”吴律师不理会他的怨气,趁着塞车翻看陆拾染的微博,低笑着念:“人无贵贱高低之分,只有懒与不懒,蠢与不蠢,衰与不衰,作与不作的区别,陆小姐这话还有点意思。”

封景琛转头看外面,陆拾染早就没影了。外面的车太堵,只怕没半个小时挪动不了。他想了想,干脆下车。

“不去了?”吴律师脑袋伸出车窗外,大声问。

封景琛抬起手指划勾。

突然间失去了应酬的兴致,决定去去老爷子那里。他有许久没有这样一个人走路了,慢慢吞吞,看着街边灯光渐次亮起。步行回去,正好四十分钟。

在小区门口,他停下脚步,看向坐在街边小摊吃饭的陆拾染。

她衰得厉害,自行车骑到一半坏了,只有返回去最近的环保车寄放点交车,再步行回来。饥肠辘辘,一身瘫软。契约里没写提供晚餐,她也不想自讨没趣,就在这小摊上叫了碗炒面,两瓶冰啤酒应付。

陆拾染一抬眸,看到了封景琛,顿时生怨气,他来查岗啊?还是老爷子投诉说她没到?她飞快低头装瞎子。

封景琛拧眉,转身就走。

陆拾染吐吐舌头,抄起酒瓶子就喝,冰啤酒不能浪费了,还大半瓶呢。追到老爷子家,只见那位温柔的封夫人正在给三个男人装饭,她识趣地去了一角,百无聊赖地坐着看报纸,寻思等下念什么新闻给老爷子听。

她酒量本来很好,但实在太疲惫,又喝得太急,十分钟之内干掉了两瓶啤酒,酒精开始造反,晕晕沉沉地往躺椅上倒。

不知道过了多久,睁开眼睛时已是星辰遍天,十一点钟。

这工作,要不要这样惬意!她揉了揉有些疼痛的脑袋,瞪大红肿朦胧的眼睛,探头看老爷子。他睡了!

她挠了挠汗透的背,轻手轻脚往浴池里溜。稀淡的光透进来,依稀照到微微冒泡的浴池里。她滑下去,舒服地吸了口气,靠着浴池坐……

咦,这是什么?烫烫的,滑滑的,还有皮肤的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