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宠妃 连载中

神医宠妃

分类:穿越架空 作者:果果 主角:韩青歌南宫辰

《神医宠妃》无删减阅读 主角韩青歌南宫辰的小说名字

《神医宠妃》小说介绍

主角是韩青歌南宫辰的穿越架空小说正在火热上线中,内容精彩绝伦,情节紧凑,非常好看不容错过,书中精彩段落节选:韩青歌一觉醒来,却成大皇子南宫辰的狱中弃妃,生死之间,她毅然决定,自证清白。却意外发现手中戒指似乎有神奇功效,令她迅速打脸心机女人,翻身把歌唱。一直对她冷淡至极的南宫辰,也在韩青歌与妹妹的互动中,对她有了改观。只是小人作祟,皇位争斗,令两人一次次身处险境之中。...

《神医宠妃》小说试读

“反正这事已经有了人顶罪了,她也不能奈我何。”

夏璃雪甚为得意地向韩青歌住着的院落走着,却只见到了紧闭的门扉。

虽说人确实是不在院子里,但是对夏璃雪来说,她并不会快就这么离开,也并不打算就此善罢甘休。

“灵儿,赶紧查清韩青歌现在何处?这个时辰,不可能出府的。”

丫鬟离开后,夏璃雪就开始在府中漫无目的地闲逛。偶然间,有欢声笑语传入耳中。

而她当即就反应过来那究竟是谁的声音,寻过去之时,便见着了那屋子里极为和谐美好的画面。

“青歌姐姐,你这手艺可比宫中的御厨好多了。以前在宫中的时候,每天吃的都千篇一律,早就腻歪得不行,还好有姐姐在!”

说着,南宫盈盈把已经吃了个干净的饭碗递出去,眼巴巴地等着她的下一碗饭,那小眼神像是在闪着星星。

韩青歌自然而然地接过饭碗,感叹道:“盈盈真是个好孩子,就冲你这句话,以后想吃什么尽管和姐姐说。就算不会,姐姐我也马上就去学。”

“嗯,那我可就赖上青歌姐姐了,看来以后我有口福了。”

接过饭碗后,南宫盈盈开心地继续吃起来,精神状态照比刚从昏迷醒来的时候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

她心情大好,南宫辰的神色也就跟着有所缓和。看着桌旁的韩青歌时,愈发觉得好奇。

“想不到王妃竟有此等手艺,还真是让本王有些意外。”

韩青歌随口应声道:“可不是嘛,我都进这府中三年了。与王爷您见面的次数,一只手就数的过来。”

“嗯?王妃这话,可是在责怪本王冷落你?”南宫辰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今日很是不同,总是能在不知不觉中勾起他的兴趣。

只是这问句并没有立刻得到回应,已经填饱肚子的韩青歌将筷子横放在碗上。

“王爷您别想多了,我可真没那个意思。”韩青歌起身摆了摆手,“王爷您慢慢吃,我先回去睡觉了哈。”

南宫盈盈当即便停住了手中的筷子,“青歌姐姐慢走,明日记得来啊,我这病情就青歌姐姐最了解了。”

对于这个孩子,韩青歌总是会不自觉得多了些宠溺,“嗯,姐姐明日早晨起床就来看你。”

说罢,还下意识地摸了摸南宫盈盈松软的头顶,得到了她欣喜的笑容。

院子的门并没有关,房门也是半开着的。所以屋内所发生的一切,都被树下阴影处的夏璃雪看了个干净。

“还真是个有手段的贱女人,靠着那小女孩和王爷亲近。不过这种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等我坐上这王妃的位置后,要让你生不如死!”

夏璃雪并不想立刻就与韩青歌碰面,毕竟南宫辰就在屋子里,她可不想他听见什么动静。

思及至此,就立刻隐去了身形,快步向稍远些的院落走去。

这些小动作韩青歌无从得知,因着她此刻实在是累极了,只想着能够快点休息,然后再做其他打算。

可是前半只脚刚踏进院门,身后就传来了矫揉造作的声音。

“这不是王妃姐姐吗,怎地这般匆忙,难不成是在王爷那儿又受到了什么责罚。”

夏璃雪忽地笑出了声,“快说出来听听,妹妹可是好奇得很呢。”

她并不知晓眼前的女人已经不是所认识的那个了,因此在出言讽刺的时候,还像是从前的那般态度。

韩青歌转过身来,风轻云淡道:“我又没有犯错,为什么要受到惩罚?啧啧啧,妹妹你刚才说的话在场所有人都听见了,要是告诉了王爷,应该是得遭受一顿打。”

“你……”

一时无言,夏璃雪还没说几句话就已经败下阵来。斗嘴这件事上,她并不是对手。

但是她很快就缓过了神,又嚣张跋扈起来,“王妃姐姐可以尽管去说,不过我可以肯定,王爷定然不会降罪于我的。”

“哈——,我可没那个闲工夫,有那时间还不如多睡一会儿呢。”

韩青歌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显示出她漫不经心的态度。因着被人耽搁了休息的时间,她略微开始有些烦躁了。

见她这么不屑争斗,压根就没把自己放在眼里,夏璃雪更加的愤懑。生气之余,有些话就被直接说了出来。

“人的确是我害的你是知道,但是王爷已经将小芸给杖毙,而我没有受到半点殃及。你我二人在这府中的地位,一目了然。”

“妹妹你这记性实在是太差了,就算你蹦跶的再欢,我也是正妃。”韩青歌神色凌然,“多行不义必自毙,消停过日子多好。要不然的话,我不介意和你奉陪到底。”

说罢,便差人将夏璃雪给关在了门外。她自己则是恢复了那懒懒散散的样子,向屋子走的时候还忍不住低声自语。

“得调个中药面膜敷上,连轴转一天了,得赶紧休息了。”

深夜,王府的书房。有个黑衣人正跪在地面,毕恭毕敬地汇报着调查到的情况。

“小的刚才听一清二楚,夏侧妃亲口说是她刺杀的。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就可想而知了。”

对于这个结果,南宫辰是一点也不意外。他想要的,只是证实心中的猜测而已。

“嗯,本王已经知晓,你且退下。”

有风将窗户吹得轻微晃动,而此时,南宫辰的身后已经是空无一人。偌大的书房中,只余下他自己的身影。

“现在还不是时候,必须先耐心的等待着时机。夏璃雪,终有一天本王会让你尝到千百倍的痛苦。你对盈盈做的,必须要偿还。”

南宫辰抬眼望向窗外,但是眸中却比墨色的夜更加深若寒潭。没多一会儿,他便离开书房回房休息了。

在入睡前,他脑海中莫名地就浮现了某张面孔。久久地,都没有散去,反而是愈发清晰起来。

“总觉得王妃和以前不同了,以前的她存在感极弱。如今,倒是让人不得不注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