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网店 已完结

阴阳网店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谢庆生 主角:周昊余秋雅

《阴阳网店》小说章节在线阅读 周昊余秋雅小说阅读

《阴阳网店》小说介绍

阴阳网店周昊余秋雅是一本都市生活小说,由作者大大谢庆生编写,很多小伙伴都在寻找这本小说,下面就跟着小编一起来了解下!小说简介:周昊是一名跟着神棍长大的假道士,高考完毕后开了个网店,怎料第一个客人竟然是白无常,从此便开始做起了骗人骗神的勾当。啤酒、香烟、辣条卖出去黄金价。符咒、法术、法器买进来白菜价。当然,至于桃花运嘛……你懂的!...

《阴阳网店》小说试读

第十二章啤酒

牛头可是掐准时间来的,此时的秦广王在用饭,正准备开动,怎料牛头参见。

“何事?”秦广王皱眉问道。

牛头献宝似的拿出啤酒双手奉上,道:“在下近日偶然得到一瓶来自凡间的啤酒,深知吾王爱酒,不敢独自享用,特送来给您品尝一番。”

“大胆!”秦广王将筷子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喝道。

牛头吓得一个哆嗦直接给跪了,口中说道:“在下知罪!”

这下完了,偷鸡不成蚀把米,凡间的东西怎么能轻易给阎王,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怎么就疏忽了!

秦广王鼻子轻哼一声,道:“既然你得到了为何不早点拿来?本王正想找那杜康谈谈心他是怎么搞到凡间的啤酒的,也罢,你有心了,起来吧。”

吓死宝宝了。

牛头擦了擦额头的汗,道:“我还以为您要怪罪我得到凡间的东西呢。”

“此言差矣,阴间律法自古有之,规矩又不是本王定的,本王也是给上面打工的嘛~快呈上来,快快快。”

“嗯?这瓶怎么和杜康的不一样?”秦广王用袖子擦了擦瓶身问道。

于是牛头便把这酒的来历和秦广王说了,因为周昊上好宝贝后直接发链接给牛头的,所以其他人根本看不到。

“哦,阴阳轩,本王也略有耳闻,只不过卖的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来啊,赐座。”

秦广王不知道怎么开啤酒,直接用牙连瓶盖带上端瓶身一并咬了去,牙口好,挺锋利,没有出现玻璃渣,他给自己倒了一杯后也给牛头倒了一杯。

牛头不甚惶恐,双手举杯接酒。

“那阴阳轩店主说了,此酒必须大口喝才过瘾,在下敬您。”

两人一口干了杯,啤酒入口虽有些苦涩,但下了肚却十分过瘾,很是爽口,而且里面有汽,喝完还打了个嗝。

古代打嗝都得咽下去,被认为是对身体有益处的,其实如此伤脾脏,而且在阴间天子面前打嗝,大不敬!

牛头吓得手一哆嗦差点杯子都拿不稳,秦广王却毫不在意,爽朗地笑了起来直呼过瘾。

接下来秦广王喝着啤酒,就着小菜,没多久就把啤酒喝完了,也没牛头什么事。

四个字——意犹未尽!

秦广王专心致志地摸着空酒瓶,道“小牛啊,这啤酒可还有了?”

“启禀阎王,没有了,这是阴阳轩店主祖传的啤酒,仅此一瓶,十分珍贵。”牛头如实说话时小心翼翼地看着秦广王,这可是邀功的好时机。殊不知他被周昊骗了一把,而且是狠狠的。

秦广王心不在焉,眼中只有酒瓶,道:“哦,无妨,不用这么好的,一般的也可以,帮本王再多弄些来。”

杜康能搞到,周昊就更能搞到了,牛头正想大包大揽地答应,转念一想,今天过来干嘛来了?

“额,是这样的,在下即将考核,可手头却没有法宝渡劫,啤酒价格甚是不菲,在下恐怕心有余而力不足……”

秦广王活了多少岁?恐怕他自己都不记得了,牛头这点心思他老人家一眼就看出来了,得,今天高兴,不就是法宝吗?

“这是伏虎木,助你渡劫绰绰有余,拿去。”秦广王袖子一挥,桌子上多了一块长宽各二十厘米的金色木头,闪闪发光,甚是好看。

“多谢吾王赐宝,在下这便去联系,告辞。”牛头将伏虎木收好起身作揖道。

“慢着。”

牛头站住不动了。

“用完拿回来。”秦广王说道。

牛头脸抽了一下,心道姜还是老的辣,嘴上也只好答应。回到元帅府后立马找了周昊。

“社会我昊哥在不?”

此时周昊也吃得差不多了,正在收拾着,手机响了,一看是牛头,便立马回了一个“在”。

“是这样的,昊哥祖传的啤酒我喝了,非常好,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普通点的,价格在一千冥宝左右的。”牛头可不傻,这伏虎木要是送给自己的,多花点钱也就算了,用完了居然还得还,那就能省则省嘛。

周昊双眼直冒绿光,一千一瓶,不少啦!

他知道物以稀为贵的道理,赶紧编辑文字:“那我可能要想想办法了,多的我不敢保证,两瓶应该不困难,等我搞到手就联系你。/奋斗/奋斗。”

“一言为定!/握手/握手。”

周昊准备先晾他两天,这些套路都是和张善元学的,你急着找我看风水,哦,今天日子不对,过两日再说罢。

其实周昊也不急着赚冥宝,因为地府的好东西太多了,然而大部分自己根本用不上,这么说吧,钟馗用剩下来的原味斩鬼剑,光是重量就是一千多斤,买回来干嘛?砸人玩?举不动啊大哥。

正在此时,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是李建国。

“叔,你好。”

什么情况,前脚我刚撤,后脚就来电话,后悔了?想把钱要回去?

“小伙子你好,晚上方便吗?我想请你吃个饭,正好有人想见见你。”电话那头的李建国乐呵呵的,他已经听崔主任说了,李萌萌现在情况非常好,肺部的碎骨取得干干净净,绝对不会有后遗症。

“谁?我应该不认识吧?”

“来了不就知道了吗?位子我已经订好了,东盛酒店,荷花厅,晚上六点,就这样。”说完就挂了电话。

周昊小心思动了起来,应该不会找我把钱要回去,因为在东盛酒店吃一顿一万块钱可不够的,这可是五星级酒店。

虽说五星级和准五星级的区别还是有的,但周昊感觉没什么两样,都很牛逼,跟着服务员来到荷花厅,里面已经有人在了。

李建国、余少芬都在。还有一个女人,留着到耳朵的短发,头发只比周昊长了一点,一双有神的明眸如同星辰一般,高挺的鼻梁,嘴唇略薄,因为是坐着,只能看到穿着一件白色衬衫,整体来说是个干练型美女。

和柔美的余秋雅不同,她多了一丝英气,放在古时候属于侠女的脸。

“周昊来了,快坐。”李建国起身说道。

“叔叔好,阿姨好。”周昊打了声招呼后边入座。

李建国清了清嗓子说:“感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今天主要是我的妹妹想见见你。”

周昊顺着李建国所指看了过去,点了点头。

“你好周先生,我叫李建茵,是萌萌的小姑,原本我这次过来是为萌萌做手术的,你的医术和为人我已经见识到了,十分佩服。”

这话说的,要是抱拳作个揖就到位了。

周昊打小就没被人夸过几次,今天是怎么了,搞得人家羞嗒嗒的。

“没什么的,举手之劳又何足挂齿呢。”

“果然和我哥说的一样,那我也不绕弯子了,我想请你帮个忙。”李建茵说这话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搞得理所应当似的。

周昊用手捏着一只凤爪边吃边说:“我能帮你什么忙?”

可不是周昊没礼貌,你饿个两顿试试。

“是这样,我有位曾经一起考研的同学做生物实验失败了,身体也出现了很多奇怪的症状。”

“什么症状?”周昊完全心不在焉,吐出鸡骨头后拿起筷子捡向海蜇丝。

“他的犬齿在一夜之间长长了1.5厘米,指甲也长了1厘米,惧怕阳光,意识有时候不受自己控制,而且,还嗜血。”

“啊?”周昊惊了一下,这什么毛病?《青囊书》里没有记载啊。

李建茵顿了一下,问:“请问周先生有什么办法吗?我这里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而且我主修的是外科。”

等等,周昊想起脑中《道法秘传》里“尸篇”的话来:中者损其精,乱其神,齿如虎狼,喜阴惧阳,茹毛饮血,无己意而身动,盖尸毒也。七日内,必成僵。

他应该不是做实验失败的,难不成是被僵尸咬了?可这年头上哪儿找僵尸去。

看周昊也不吃了,李建国感觉事情应该不容易解决,亲自走过去给周昊倒了杯酒,说道:“咱们慢慢说。”还敬了周昊一杯。

周昊正在想事情,也没注意,拿起来就喝了结果当场就给喷了出来。

“这……”

李建国尴尬了,这瓶茅台一千两百多一瓶,不喜欢你倒是别浪费啊。

打小连啤酒都没喝过几次的周昊,哪里喝得了白酒?他急忙吃了口菜,说道:“不好意思啊叔,我不会喝酒,帮我点个旺仔牛奶吧。”

……

“周先生,依你看这是哪里的问题,需要用什么药?”

灌了半瓶旺仔的周昊捡了一筷子东坡肉,问道:“你朋友自打实验失败,到现在,已经多久了?他人又在哪里?”

“两天,主要他的这个症状类似狂犬病却又不是,虽然身体不受控制但中枢神经并没有受到感染,我们也无从下手,他现在就在苏洲第一医院,院长是我们共同的同学,治疗起来也方便。”

得知消息后的李建茵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就联系其他主神经方面的医生朋友,可听了之后都直呼怪异,她的外国朋友也说没办法。第一医院的院长却说可能是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了,具体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受过高等教育的李建茵当然不信这些,自始至终都不认为是那方面的问题,正好听说了周昊医术高明,就托哥哥李建国来帮忙了。

“这样,准备一个大木桶,里面放热水,加入四斤糯米、一根柳木、一根桃木,把人泡三刻钟看看结果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