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少年 已完结

神奇少年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大鹿茸 主角:程星杨莎

《神奇少年》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程星杨莎小说免费试读

《神奇少年》小说介绍

主角是程星杨莎的都市生活小说《神奇少年》,由金牌网络作家“大鹿茸”倾情打造,小说情节生动,是值得一看的佳作。详情概述:神奇少年程星十岁那年,村子里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具巨大的棺材,掉落在了离他家院子不远的水田里,从此他的命运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意外闯入都市,且看他如何惩恶扬善,伸张正义,保护无辜群众,弘扬正能量。...

《神奇少年》小说试读

爷爷这一去,可能一去不返。

也许他可能把答案永远都带走了。

我应当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王瞎子他们,王瞎子也许真的能从这个名字里推算出什么来。

我隐约感觉到,棺材的事情一天不解决,村子里每个人都会危险一分。

我娘当时跟着救护车走的,留我一个人在家她不放心,她想让我在周老头家暂住一晚。

周老头有点顾忌,死活不让我住进去。

碍于邻居的情面讲了一堆理由,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是骗鬼的。

我娘知道他怕晦气,也没有什么办法。

我还想跟着我娘一起送爷爷去镇上的医院,她也死活不同意。

她觉得医院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更晦气。

好在路上碰到了往棺材那边去的白老倌,他让我去他家住一晚,我晚上才不用一个人睡在家宅。

见到白老倌的时候,本来想告诉他家谱的事情,但是他这边也急,匆匆忙忙打了招呼就过去了,我只能等到第二天再跟他说这事。

晚上我睡在白老倌儿子的房间,他儿子出去了,所以空出来的睡屋给我睡。

白老倌虽然是卖棺材的,但是她媳妇是做裁缝的,还开了一家裁缝店,他们家住在这里,离棺材铺隔了很远,所以也没什么晦气不晦气的。

不过一个人在床上,我还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灯开着,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响动,白老倌媳妇睡在隔壁,好歹算有人在旁边,我也没有这么提心吊胆。

只是脑子里尽是白天的事,害怕也有,担心也有,乱七八糟的想法在脑子里乱成一锅粥。

到最后,又想到了“程青河”这个名字,心里咯噔一下。

我有种奇怪的感觉,每次一想到这个名字,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挠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

这个名字我爷爷没提起过,但是我总感觉似曾相识。

可是这种感觉我始终抓不住。

折腾到大半夜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耳朵旁边好像有奇怪的歌声。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轻柔婉转的女声在轻轻地唱着李叔同的《送别》。

我闻到了微弱的槐花香气,睁开眼睛,眼前的平地上立着几株老槐树。

我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眼前的一切陌生而熟悉。

我隐约感觉到自己来到了梦境,白天发生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

眼前的一切透着一股真实感,确实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好听吗?”少女银铃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回头,看到一个精灵一般穿着一袭白衣的女孩。

她冲着我微笑,如同烂漫的山花绽放。

不对,她是冲着我旁边……

我忽然发现旁边有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年纪稍大的少年。

“好……好听……”一时之间少年看得呆了,少女的脸上笑意越发的浓。

我感觉就像自己灵魂离体了一样,看着眼前的一切。

“跟个呆子一样,怎么啦,没看过我呀……看傻了?”少女蹦蹦跳跳。

“你这歌应该是城里的学的吧,我这边的私塾先生可不会教这些东西。”少年摇着头脸上有些不耐烦,“每天之乎者也的,烦死了!”

“城里没意思呢……”少女转过头来看着少年,“还是这里有意思。”

“这里也不好,像你这样的大小姐在这里,也要裹脚的……”少年撇撇嘴,“城里没有这么多规矩。”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要裹脚?我仔细的打量着两人,看着也不像是现代人的打扮,到像是穿着年代剧里面的戏服,一个穿着灰黑长袍带着白围巾,一个穿着旧式洋装带着花边小帽,让我感觉自己像是穿越回了过去。

少年和少女在槐树下闲聊倾诉,我在一旁像是听着过去的故事。

他们确实不是我这个年代的人。

聊着聊着,少女认真的看向少年,忽然又露齿微笑,不知道想起了什么。

“哎……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和你扮家家哦?”

“这……这我不记得了……”少年一脸窘迫和害羞,声音都低了下来,“怎么忽然聊到这个了。”

“你可说过要娶我做老婆的……”她笑嘻嘻的望着少年,“当时还拉过勾,可是说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的。”

拉钩上吊?我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

“你说有就有吧……”我能感觉到他心里美滋滋却又不知如何应答。

少女说这种话,分明是在暗示。这少年似乎榆木脑袋,被这话题弄得不知所措。

“哦……最近已经有不少人上我们家来提亲了……”少女看到少年脸上的表情,故意说这话来逗他。

“什么?”少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一样炸起来,“谁找你提亲?”

少年嘴里叨叨着,脸上又是恼怒又是焦急。

“那可多了……”少女脸上一阵得意,还不忘用眼睛偷偷瞄他。

我是觉得很好笑。

但是对眼前的梦境也感觉有点莫名其妙。

为什么自己做梦会梦到这些,白天的事在梦境里完全想不起来。

在梦中我像是变成了一张白纸,我最多只能记得自己是谁。

这种感觉应该是老人们说过的“清明梦”,就是做梦时保持了一定的清醒。

隐约感觉白天的自己可能很苦恼,甚至是有些恐惧。

但是眼前的梦境很轻松,只是一对年轻男女在槐花底下打情骂俏。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眼前这个少年和我长得很像,我对他确实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我长大了应该就是这样吧。我就这么看着槐树下的二人。

少女继续逗着少年,不一会自己也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告诉少年都是骗他的。

少年气恼的神情里带着释然,憋着自己的高兴装出一副生闷气的样子。

银铃般的笑声伴着微风悠悠扬扬。

她的微笑,像是阳光一样轻柔的照拂着我的内心。

我和少年一样,看得痴了。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槐树底下追逐起来。

她轻声的呼唤着少年的名字。

“青河……”少女忽然停下来,回过头凝望着少年,“你什么时候来我们家提亲呢?”

青河……

等会,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好像在哪听过。

程青河?

我满头冷汗的惊坐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