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人间八月天 连载中

你是人间八月天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主角:秦幼姝刑仲云

《你是人间八月天》全文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秦幼姝刑仲云)

《你是人间八月天》小说介绍

火爆全网的现代言情小说《你是人间八月天》,主人公是秦幼姝刑仲云,该篇小说是作者春雷炮呕心沥血之作,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枉费他以为她失踪出事了,却不想,是趁着他被关押的时候,和李郁埕这个混蛋搞在了一起,在床上的亲密照片都敢拍下来,那女人简直放荡!...

《你是人间八月天》小说试读

民国。

昏暗的阁楼内,半躺着个身穿旗袍的女人。

窗外的天气才刚入春,万物透着蓬勃的朝气,而阁楼内却暗无天日,阴森湿冷,唯一的一扇窗也被钉子死死封住,将这里的人和物都和外面的一切全部隔绝开来。

秦幼姝靠着墙壁,眼睛闭着,嘴唇因为长时间缺水已经干裂开来,皮肤也透着病态的苍白。

她被人关在这个阁楼里整整三年。

这三年来她与外界隔绝,没人和她说话,只有无尽的黑暗陪伴着她,她夜夜做噩梦,梦里永远都在喊一个名字。

“仲云……”

秦幼姝干裂的唇呓语般出声,她数不清多少次念起那个名字,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滑落。

门口传来脚步声,不多会,有人进来。

“醒了?”

听到这个声音,秦幼姝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身上的每一道伤口都像是有所感应般,在男人的声音落下的同时,就疯狂地发着痛意,提醒着她,面前的这个男人是个禽兽不如的**。

“过来吃饭。”男人缓缓开口,将手里端着的一份饭食递到跟前。

秦幼姝没有回应他,被关押在这里的每一天,她都恨透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以往这个男人都会冷嘲热讽一通随后走人,但今日不同,他倾身靠近,一把拽起她的长发,迫使她抬头。

“怎么,还想着那个男人?”男人的指腹轻轻擦过她的唇,嘴里吐出嘲弄的字眼,“可惜,他要结婚了。”

秦幼姝一怔,下意识就反驳,“你胡说!”

男人只是朝她笑,随后把手里的报纸丢在她面前。

不,不可能。

她手指发抖地拿起那张报纸,恰好看见报纸的最大版面刊印着——【邢少帅和卓茵茵小姐的世纪婚礼,今日将在塞维利亚大教堂成婚。】

李郁埕嘲弄地看着她说,“他回来了,但却没来救你,他娶了别的女人。”

“他还活着!”秦幼姝却只是念着这句话,“他活着!他还活着!”

李郁埕最憎恶她提起那个男人时露出的笑脸,手腕微微使力,卡住了她的下巴,狠狠质问道,“那个男人有什么好,让你念念不忘!”

秦幼姝却不理他,只是自顾自说,“仲云还活着,他会来找我的,他不会娶别的女人……”

他答应过的,以后会娶我。

又怎么可能和别的女人结婚。

三年前,邢家出事,邢仲云也被判了死刑,她为了救邢仲云,求李郁埕帮忙,却被对方囚禁在了这里。

“他答应过我的,以后会娶我。”秦幼姝抹了抹脸上的泪,爬起来就要往门口走,“我要去找他。”

“我有允许让你走吗?”李郁埕脸上闪过狰狞之色,他一把拽起秦幼姝按在地上,伸手就扯开了旗袍的盘口。

“李郁埕,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秦幼姝流着泪哭喊,这三年来,她受够了这样的屈辱,可今天,她突然有了莫大的勇气抵抗这一切,因为,她的仲云回来了。

她要去找他。

李郁埕掐住她细白的脖颈,咬牙道:“今天,我就让你好好认清一下,你到底是谁的女人!”

“不……求你,不要……”秦幼姝被掐得面皮涨红,很快呼吸都困难起来。

李郁埕眼中闪过一丝狠厉,“过了今天,我就让你彻底忘掉那个男人!”

“我……不会忘记他,一辈子,都不会……”秦幼姝双眼赤红,呼吸都十分困难,她勉力说完这句话,随后缓缓闭上了眼睛。

李郁埕慌乱地松开手,拍了拍她的脸,“幼姝?幼姝?你醒醒!”

秦幼姝却趁这个时候,找出早就藏起来的一把磨尖了的勺子,狠狠就往对方的脖颈刺了出去。

李郁埕不防被刺中,捂着流血的脖颈后退,越来越多的血从他的指缝中溢出,他踉跄着摔在地上,眼睛却直直瞪着她的方向,“你骗我……”

秦幼姝慌张地爬起来,想要触碰痛苦的男人,却被他满含狠厉的眸子骇住。

不要怪她,是他逼她的!

秦幼姝咬牙,转身跑下了楼。

她是被李郁埕悄悄关在这里的,府邸很多佣人都没有见过她,猛然间看见一个疯女人出现,大家都懵了,眼睁睁看着她跑出了公馆,一时竟没有阻拦。

塞维利亚大教堂。

金黄色璀璨无比的墙壁,繁复而又精细的外形,墙壁上的雕刻和镂空,每一个细节,每一处角落都彰显着奢华。

邢仲云这次回来举办婚礼十分高调。

西式婚礼,教堂里不仅有亲朋好友,还有不少教堂信徒,他身穿制服,和身穿婚纱的新娘站在这里,受着万众瞩目。

教堂里聚集了众多小报记者,都在见证这场高调的婚礼。

婚礼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个环节。

牧师庄严肃穆的声音问,“邢仲云先生,请问您愿意娶身边这位美丽的卓茵茵小姐为妻吗?”

男人俊眉沉着,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缓缓开口:“我……”

“吱嘎——”

刺耳的开门声惊扰了众人,随即,安静的教堂传来一道女人暗哑又刺耳的声音:“仲云——”

整个教堂哗然,大家纷纷转头议论:

“这谁啊?”

“不认识啊,穿的破破烂烂的,鞋子都没有……”

“她认识邢少帅?”

“不可能,邢少帅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女人。”

秦幼姝站在门口,注视着身穿制服的高大男人,他活着,好好地活着。

她眼眶通红。

她的仲云活着,身边站着身穿婚纱的女人却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