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妃 连载中

战神王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婧锶 主角:孙以罗萧珩敬

孙以罗萧珩敬小说结局 战神王妃无删减阅读

《战神王妃》小说介绍

孙以罗萧珩敬为主角的小说名字叫《战神王妃》,《战神王妃》是一本文笔成熟,内容新颖的小说,孙以罗萧珩敬的小说主要讲述了:孙以罗身死遂穿越到一丑女体内,但她可能放过害死自己的人吗?答案显然是不能的!萧珩敬一把抱住孙以罗,正要诉说爱意,正主却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诶,端阳王你注意点,你抱错了,我在这呢。萧珩敬轻描淡写推开贼人,满脸真诚:我爱的是你的灵魂。孙以罗嗤之以鼻,国家动荡,敌人狡诈,唯有她的灵魂永恒不变,坚守在这片土地。“我将永远热爱她所坚守的国家,为了她的心愿,坐稳九五之尊,为了她的信念,陪伴在那炙热的灵魂身旁。”...

《战神王妃》小说试读

第17章偷天换月

本来心慌意乱的梁小小,让梁明义这样一劝解,那颗做贼心虚的心也算是沉稳了。

过了许久孙以罗才迷迷糊糊的有些感知,“回萧爷的话,我们按照您说的一路追踪这个女子到了孙氏的府邸,不过......”

两个侍卫也不知从何说起,不过今晚孙氏的事情可真的是古怪多疑。

萧珩敬好像看出了这两个人的迟疑,“你们说吧,呆在我身边这么年了,见我怕过什么?”

两个侍卫一听这话怎敢怠慢,便把今晚发生的所有事情,向萧敬阐述清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怎会招惹孙氏的人?”萧珩敬想着想着看向床榻上的孙以罗。

他突然记起来今日那份信,那个笔迹,还有这女子承诺要给自己的兵排兵布阵,心里疑惑重重。

“今晚发生的事情,你们不许给外人提起,”萧珩敬给两个侍卫嘱托完,便让他们下去了。然而这个女子还在他的床榻上。

刚才也是情急之下,侍卫看着孙以罗满头大汗,直接从萧珩敬的房子跳窗而入,本来追铺的人快要追来了。

“禀告大小姐,我们从二人逃离的方向发现,两个人......”听着大汉支支吾吾,梁小小心里一肚子火。

“说,去了哪里!”看着小姐的脾气一天比一天大,侍卫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儿,府邸的人都变了,军心涣散。

侍卫镇定自若,“我们追去的时候,他们从萧珩敬的宅院里进去了。”侍卫说完落荒而逃。

梁小小听到这个萧珩敬的名字,心里别提多高兴了,欢欢乐乐的去了自己房间睡觉。

不知道为何,萧珩敬莫名觉得眼前这个长相丑陋的女子,竟然和自己有种熟悉感,“这女子为啥如此神秘。”

萧珩敬觉得明天务必要查清,面前这女子的真实目地,毕竟这就是和孙氏作对,要知道梁小小可是全城缉拿孙以罗。

其实侍卫和萧敬的对话,床榻上装睡的孙以罗全都听到了。

天亮了,孙以罗可以说做了垂死挣扎,最后决定要留在萧府,如今这个情形,回到孙氏府邸恐怕性命难保。

萧珩敬早就起床练剑去了,孙以罗起身,感觉全身酸疼,还好房间没人活动了一下筋骨,舒服多了。

“少爷,我去准备早膳,您一会儿记得回房。”只听见管家一清早就大喊,孙以罗根据上一世的回忆。

这才回想起来,“这不是陈叔叔吗,小的时候经常做糯米糍给我吃。”孙以罗一个人在房间里喃喃自语。

萧珩敬和孙以罗很小的时候,两个人经常在一起练剑嬉戏,陈叔那会儿每次做饭都会给孙以罗带上。

打开房门,隐隐约约之间,孙以罗听见练剑的声音,那种久违的熟悉感,让她积压在内心的痛苦,一瞬间流露而出。

“给、别哭了......”奕剑说话还是和以前一样,口吃的毛病早就是陈年旧事了。

孙以罗看到一张绣花的手绢,突然想起来了自己的生母,眼泪更是止不住,“谢谢你”孙以罗看到奕剑稚嫩的面孔,那清澈的眸子里更是令人向往。

“姐姐你不会骗我吧?”奕剑本来说话就慢,还想说什么就看见萧珩敬从后来走来,手里还提着一把剑。

奕剑这么一说孙以罗这才想起来,那天发生的那些事情,自己还答应了这个纯正的男孩要一起去镇上买吃的。

“怎么?答应了别人的事儿,难道要反悔不成?”萧珩敬带着调匀的语气。

然而孙以罗好像陷入了,哭哭的沉思,奕剑虽然有些痴呆,思想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对不起奕剑那天姐姐有些急事,这才没能带你去......”

奕剑一双眼泪泪汪汪的看向孙以罗,萧珩敬心知肚明,现在她这个身份出去都性命担保,还别说要带着奕剑了。

“可以给我一个斗篷和一把剑吗?”孙以罗这次重生,就连把像样的剑都没有,刚才看到萧珩敬的剑孙以罗想起了以前和弟弟还有爹三个人在树林里练习剑。

虽然孙以罗现在顶替的这张脸,十分的丑陋,但是行事说话,还有眼神里都那股子坚正,是别人模仿不来了。

萧珩敬想到了一个人,他觉得面前这个人,和孙以罗如出一辙,“好啊,但是你要和我比试比试才行。”

传言萧珩敬从来不问朝政,一心只为保国,是个志士才子,武功了得,孙以罗想起自己已经好久没有和萧珩敬切磋了。

“奕剑你放边儿上站,我和你主人会会,一会儿就带你去镇上买吃的。”孙以罗对着奕剑笑出一个大大的鬼脸,特别可爱。

奕剑今天也是出奇的听话,要是以前肯定嘟嘟嘴就不开心了,萧珩敬有些吃醋,“我看你有多大能耐,我可不会心慈手软的!”

萧珩敬好像是在警告孙以罗又好像在狐假虎威,好像自己很厉害,“那我们就一决高下,萧公子看剑。”

孙以罗势在必得的举动,让萧珩敬心里波澜不惊,“这不是......”奕剑连忙上前扶住快要落地的萧珩敬,偷偷向孙以罗比了个你真棒!

“这次不算,等下次本爷有时间了在切磋。”萧珩敬被一个乡下女子打的差点爬下,这要是传出去,还不笑掉世人的大牙。

孙以罗也是有些窃喜,只不过这个萧珩敬一点长进都没有武功倒不如从前了。

其实并不是,堂堂端阳王又怎会打不过一个弱女子,虽说面前这个人看着弱不禁风,但是确实是是孙以罗。

“姐姐”奕剑像个丢了糖果的孩子,水汪汪的眼眸子一直盯着孙以罗。

萧珩敬回过神儿来,有些悔恨自己刚才的误事,“怎么回事儿,面前这个女子的一举一动,让我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心里十分不舒服。”

“那个......”孙以罗还没说完,就被萧珩敬的眼神儿给惊住了。

这打打闹闹都快到响午了,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情况,要不是萧珩敬昨晚出手相救,孙以罗知道自己已经是油锅上的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