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之后:前夫迷惑行为 已完结

离婚之后:前夫迷惑行为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无我 主角:白寒宇林晓雨

白寒宇林晓雨小说无广告 《离婚之后:前夫迷惑行为》完整版阅读

《离婚之后:前夫迷惑行为》小说介绍

《离婚之后:前夫迷惑行为》是一本剧情节奏感很强的现代言情小说,作者是著名的无我大大,文章主要描写白寒宇林晓雨之间的故事,小说精彩章节阅读:他是她的前夫,也是她生命中的魔鬼。他亲手将流产药灌入她的嘴中,并远赴国外寻找心中白月光。她发誓自死不相见,却不料一次意外,两年后重逢。再见面,他的态度发生巨大改变,竟然逼迫她复婚,还一定要给他生熊孩子。她冷笑:“白寒宇,我不能生育,你不知道么?”他紧紧抱住她,幽冷的眸底是紧张。“晓雨,我会找全国最好的医生!别离开我,原谅我!”“你要想什么?卡里有三亿,花完找我!”她很迷惑,他为何发生如此......

《离婚之后:前夫迷惑行为》小说试读

我没有继续听林伊宁的话,转身离开。

晚上,我接到了继母的电话,让我回家吃饭。

回家吃饭?

我有些疑惑,二十多年来继母从未让我回家吃饭,为何这次忽然热情。

也许……

是我和白寒宇复婚了,他们又想方设法想要拿钱了。

不是我恶意揣测,而是离婚后,他们从未这般亲切。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悲哀。

这……就是我的亲人。

爸妈过世后,把我当成一条狗,使唤了十几年的亲人。

我拦车赶往继母家,看着窗外黑沉的夜色,忽地想起朋友说过的话。

他们说,我是缺爱才会犯贱。

越是渴望家庭的爱,就越发卑微讨好,生怕家人抛弃了自己。

等到哪一天,我被伤得遍体鳞伤,终于不爱他们了,就会得到救赎。

可是……

真的会有那么一天吗?

……我被伤得还不够深么。

来到继母家,她一改冷漠,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进门:“寒宇怎么没来?今天可是给你做了很多好菜。”

寒宇?

……她什么时候和白寒宇这么亲密了?

“晓雨啊……你可要好好伺候好他啊!我们全家发达就靠你了。”她讨好地看着我,语气殷勤。

我听了她的话,心底有些不舒服。

见她还想说,便转移话题,道:“晓峰呢?我想和他聊聊。”

“行,屋里呢!边吃边聊!”

走进屋中,我就看见林晓峰盘腿着坐在电视机前玩游戏,见到我竟然放下了手柄,格外热情地叫我姐。

他这是怎么了。

平时不都是暴躁地叫我名字吗?

我被他俩的反常,弄得心里很不安。

饭菜上桌后,继母掰了个鸡腿给我,说:“晓雨啊,你弟弟想去留学,你能不能让寒宇给咱们家一千万?”

一千万……

我看着碗中的鸡腿,这是他们第一次主动给我肉吃。

没想到,竟然是为了一千万。

我放下筷子,看着林晓峰和继母,说:“留学要一千万?我怎么没听说过。”

“当然要不了,你看咱家,房子太小了,也该换个大的吧?你弟弟最近看重了一套别墅,不是很贵,才五百万。”继母理所当然地说。

才五百万……

我环视着继母的八十平米的公寓,这笔钱还是用爸妈的慰问金买下,花完了六十万,写的是继母的名字。

我给林晓峰打官司时,卖掉的房子是奶奶的老房子,三十五万。

这房子怎么就小了,住她和弟弟还不够么。

我轻声道:“钱是白寒宇的,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弟弟如果要去留学,我可以用工作的钱,来供养他。”

“工作?!你不是失业了吗?!”继母顿时不爽了,声音拔高,尖锐得刺耳。

她用食指重重戳着我的太阳穴,恨不得戳死我一般。

“林晓雨,别不要脸了?和白寒宇复婚后,有能耐了?!敢和我叫板了?!”

弟弟厌恶的目光落到我身上,说:“林晓雨,我是看在寒宇哥的份上才叫你姐!就你这种无能的人早该去死了!平时问你拿个三万学费,都得开学才给!你还算是我姐吗?!”

我心中一痛,无能的人。

自从毕业后,我所有的工资都用来给他上学,在他眼里竟然是个废物。

我忽然没了胃口,拿起手包想离开。

“林晓雨,我告诉你,这件事你必须给我办好了!”继母插着腰道,“寒宇可是说了,只要你开口,他什么都答应你。”

白寒宇竟然这样说……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最看不起继母和弟弟吗?

难道……

是为了让我去求他?

疲惫瞬间涌上心。我失去了和继母讲道理的想法,敷衍道:“好,我会问问他。”

继母顿时催促着我赶紧回别墅,让白寒宇给钱,甚至连写上卡号的纸条都给我了。

我走在街上。

一场雨悄然而至,冰冷的雨点溅到我脸上。

我看着来往的车子,第一次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竟然无家可归。

奶奶的房子没卖掉时,我还有去处,现在那里已经是别人的家。

白寒宇的别墅,不是家,而是地狱。

——刺啦。

尖锐的刹车声,响彻整个夜幕。

“你还要走多久。”清冷的声音冲击耳膜。

白寒宇坐在车内,视线冰冷地盯着我。

我没有动,怔怔地看着他。

他怎么找来了?不应该在医院陪着林伊宁吗?

我看着司机走下车,将伞撑在我头上,恭敬道:“夫人……您先上车吧。”

夫人这两个字刺痛了我的心。

很快,这两个字就不属于我了。

我苦涩地笑了,拖着疲惫地身心,坐上了车。

白寒宇穿着一身黑西装,越发衬得他身材修长,五官俊美。

刚关上车门,我的手腕便被扣住,身体向前,落入男人的怀中。

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传到我的肌肤,让我忍不住颤了一下,只觉得身上冰冷的水汽,都散开了。

“别动。”清冷的嗓音在我的耳畔落下。

额角的纱布被揭开,刺痛顿时传来。

我想推开白寒宇,身体却被他牢牢禁锢,无法挣脱。

他将一旁的医疗箱打开,取出棉签和酒精擦去我额头的血。

刺痛顿时传来。

……他竟然会换药?

我有些吃惊,但是下一秒,我便告诉自己,白寒宇的一切和我无关。

不要惊讶,不要思考。

终归是个陌生人。

片刻,他换完药。

幽深的眸底竟带着一丝愉悦,似乎很享受给我换药。

他就这么喜欢折磨我么?

看着我流血受伤,竟然会让他高兴!

下巴猛地被嵌住,一点点拉近。

温热的鼻息扑到脸上。

“还在生我的气?”他的指腹摩擦着我的唇角,语气中含着莫名情愫,“晓雨,告诉我,我怎么做,你才能开心?”

“除了逃离我。”

我看着他的眼眸,心中忽地一痛,不是我不放过你,而是你不放过我。

难道……真的要把我逼上绝路吗?

脖间忽地一凉。

低头望去,只见素白的肌肤上坠着一根紫水晶项链,下方吊着纯银的L字母,散发着淡淡的光泽。

字母后面有道微不可见的指纹标志。

有些眼熟,这不是国际知名设计师的作品么,至少要五百万才能买到。

我震惊又困惑地抬头,望进白寒宇含着炙热的幽深眼眸。

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终于按不住心底的情绪,眼眶一红,一字一句地问:“白寒宇,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为什么折磨我,又帮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