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连载中

农家悍女:妖孽,算你狠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垂丝海棠 主角:李明秀顾三郎

李明秀顾三郎小说主角 李明秀顾三郎小说主角

《农家悍女:妖孽,算你狠》小说介绍

小说作者垂丝海棠为大家带来的《农家悍女:妖孽,算你狠》是一本很不错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李明秀顾三郎小说讲述了:现代社会加班狗李明秀,穿成了贫穷农户家的幺女——拥有先天性招黑体质、外号“男人婆”的假小子。穿成了人厌鬼憎的贫穷农女,明秀表示她也很无奈啊,好在,老天送她一个金手指......等等,这金手指也太不靠谱了,居然是个残次品,好不容易修好了,功能又很鸡肋。不过,这可难不倒李明秀,且看她如何巧用金手指,养天蚕,做生意,发家制富撩......咦,隔壁的盛世美颜小鲜肉,怎么变成霸道世子爷了?明秀头痛,撩,还是不撩?这是一个问题。...

《农家悍女:妖孽,算你狠》小说试读

第十九章卖药

明秀朝李明怀挥挥手,转身加快脚步,往二爷家赶去。二爷的小儿子李青龙是郎中,常年收购药材,他家的药材收购价,比镇上药材商人给的价高一点点,附近几个村子的人,都喜欢把药卖给他。

明秀暗暗想着,二爷家这药材生意,非但不能挣钱,只怕,还得往里亏钱,也不知道,他家为什么要坚持做下去。

不过,正因为这个,二爷在乡里的名声极好,就算有个李家闺女扯他后腿,村民们对他,仍旧十分尊敬。

不一会儿,她就看到二爷家青砖黑瓦的大院子了。

这院子前后两进,每进九间房,算是村里最大最阔气的院子。明秀一眼看过去,就看到两个小孩儿,坐在院门槛上,伸长舌头在舔手里的糖块。

那两个孩子,大的六七岁,是青龙叔的长女李景玉,小的四五岁,是他小儿子李景天。

两个孩子吃糖吃得专心,明秀走到跟前了,才注意到。

景玉看见明秀,脸“刷”一下就白了,手一抖,差点将糖块掉地上。景天更加夸张,“哇”一声哭了起来,边哭边缓缓将手里的糖块递出来:“秀秀姐,我错了,我不该吃独食,呜呜,我......我的糖给你吃,你别揍我,好不好?”

明秀......黑人问号脸!

发生什么事了?

她嫌弃的看看那块沾满口水的糖块,脑海中,突然有影像浮现。

是李家闺女捏着拳头警告景玉和景天,有什么好吃的得先孝敬她,吃独食被她逮到就要挨揍,将俩孩子吓白了脸不敢吱声的画面。

连孩子们的糖都要抢......

李家闺女,你还要不要脸?

看着吓坏了的俩孩子,明秀好一阵无语。

一个头插银钗,耳戴金丁香、身着枣红色绣花裙子的圆脸妇人,听到哭声过来了。明秀认得,这是菊香婶,俩孩子的娘,李青龙的妻子。

看见明秀站在门口,大女儿景玉吓白了脸,小儿子景天吓得嚎啕大哭,菊香婶脸色一变,强笑道:“原来是秀秀来了,景玉景天,有好吃的怎么没给秀秀姐送?看你们爷知道了,不骂死你们。”

两个孩子赶紧站起身来,景天低着头抹眼泪。

景玉见她娘来了,有了靠山,就瞪了明秀一眼,然后扭过头,朝她娘嚷道:“爷每次给我们糖,都会给她留一份大的,她为什么还要抢我们......”

菊香婶慌忙喊道:“景玉,你闭嘴!”

景玉倔强的跺了下脚,朝景天使了个眼神,转身便脚底抹油,溜了。

菊香婶尴尬的说道:“秀秀,她们小孩子不懂事,你别理他们。快进来,婶给你拿糖吃。”

明秀简直想夺路而逃。

不说她前世活了二十多年,就如今这个身子,也有十五岁了,哪里好意思跟孩子们抢糖吃?

可她的药还没卖。

挣钱要紧。

脸面什么的,能卖钱吗?

深吸一口气,明秀尽力忽略脸上的火烧火燎,说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吃什么糖?我今天是来卖药材的。”

菊香婶大感意外,愣了一下,赶紧笑道:“哎呀,你来的正好,你青龙叔正好在收药呢,来来来,婶子帮你提着,这堆得满满的,别压着你了。”

说着,不由分说便来取明秀背上的筐子。

明秀推脱不过,只得任她帮忙提了筐子,迈入铺满大青石的院里,发现屋檐下、院中央用竹筛晾了好些中药材,连空气里都充满了中药材独有的气味。

西厢房前,站了十来个人,正围着李青龙卖药材。明秀看了两眼,发现几个眼熟的,其中就有今天早上碰到的史太婆。

见明秀来了,李青龙停下手里的动作,问道:“秀秀,你伤口还疼不?”

“不疼了。”

“那就好。听大伯娘说,你今天上山采药去了?看你这满满一筐,采得还挺多。你等会儿啊,叔就给你称。”

明秀见还有好几个人等在一边,答道:“不着急,他们先来呢。”

众人有些意外的看了明秀一眼。

这丫头,也知道什么叫先来后到?

可真稀罕。

又互相对看一眼。

还是让让这祸害吧,别到时候又闹什么妖蛾子。

于是,一个个都表示自己不忙,先让明秀称。

明秀哪能看不出这些人的顾忌,可她也不好拒绝。

她如今的人设是女村霸,在洗白之前,不能崩了人设。

她从筐子里掏出那五个天麻,递到李青龙跟前道:“青龙叔,你先称一下这个?”

李青龙眼睛一亮,问道:“挖到天麻了?个头还不小。”

一听有天麻,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哎哟,还真是天麻,个头挺大,还足足有五个。

李青龙接过天麻,放到称上一称:“半斤多一点点。”

又倒出筐里的药材,翻了翻,笑说道:“新鲜天麻八钱银子一斤,加上你这一竹筐药,算五百个铜板吧。”

人群里顿时发出阵阵羡慕的惊叹。

别看他们经常上山采药,但只有运气特别好的时候,才能挖到名贵药材,平日里,能挣上十个铜板,就算很好了。

明秀心里一算,一两银子兑一千个铜板,五百个铜板,足足半两银子,比她先前算的还多。她知道,这是青龙叔的好意,连忙道谢。

李青龙见明秀比以前懂礼多了,心下高兴,一边数钱一边想,这丫头摔上一跤,竟懂事多了。这么好的天麻,平日也难得碰到,倒多亏她了。

“主人,收到李青龙一点好感。”

明秀挑挑眉。

青龙叔这回倒是给了个整数。

李青龙数好五百个钱,用绳子串好,正待交到明秀手中,就听到林婆子的乐颠颠的呼声:“秀秀,你挖的天麻在哪呢?快给奶看看。”

李青龙忙将钱串往林婆子手里一塞,道:“大伯娘,这是秀秀挣的五百个钱,您可给她收好了。天麻我收进屋了,就别再拿出来了,万一磕破皮,就不值钱了。”

林婆子收到一大串铜钱,笑得见牙不见眼,哪里还顾得上看天麻,喜滋滋的道:“哎哟,我的乖孙女儿,挣了这么多钱,可真能干,真有福气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