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冷王妃 已完结

绝世风华冷王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元熙 主角:沐云槿楚厉

沐云槿楚厉小说已完结 《绝世风华冷王妃》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绝世风华冷王妃》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中的流量新作《绝世风华冷王妃》,是网络红文作家“元熙”的呕心沥血力作,沐云槿楚厉是这部小说中的主角。全文主要讲述的是:她是丞相府最愚钝草包的小姐,人人欺侮;他是当朝最尊贵冷酷的皇子,惊才绝艳!一道赐婚圣旨,她装傻充愣各种拒绝,他霸道应下强势迎娶……众人耻笑,却不知:草包蜕变,废柴变天才。婚后遇太后查房,两人配合,演出一场鸳鸯戏水,结束后,她笑:“表演完毕,王爷请回。”他轻笑:“既然来了,本王就不打算走了。”...

《绝世风华冷王妃》小说试读

沐云槿在回拾花阁的路上,恰好碰见了迎面而来的二夫人魏含巧。

沐云槿自然也看见了魏含巧,只见她衣衫朴素,面容憔悴,想必也是因为沐亦杨受伤一事,操碎了心。

原本想假装没看见魏含巧,自顾自走的,可偏偏魏含巧一眼就瞧见了沐云槿,一见到沐云槿,魏含巧气就不打一处来。

劈头盖脸就对着沐云槿开骂,“你个小蹄子,你二哥在你的拾花阁门口受了伤,你竟然都没有发现!若你早点发现,说不定你二哥就不会……”

魏含巧有些说不出口,咬着牙,狠狠的瞪着沐云槿。

沐云槿听闻魏含巧开口这么不客气,嘴角一勾,眼眸微微眯起,“二娘,你是在骂我小蹄子么?”

被沐云槿这么一说,魏含巧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直接就将心里的话骂出来了。

往日她再看不惯沐云槿,也绝不会骂的这么直白的,毕竟她可是大夫人的女儿,大夫人和沐相虽不喜这个女儿,可好歹也是亲生骨肉。

不由得,魏含巧被沐云槿的目光盯着的心里发毛,但转念一想到自己那可怜的儿子,气又不打一处来。

顿时又丧失了刚刚才找回的一些理智,再次对着沐云槿怒骂道,“我就是骂你怎么了?好歹我也是你的长辈,还不能说你几句了?”

“你二哥受了那么严重的伤,肯定会叫唤几句的。就在你拾花阁门外,你是不是故意装没听见,故意延误你二哥的救治时间?”

沐云槿看着魏含巧这副泼妇样,有些慵懒的眯起眼眸,微叹口气,“二娘,你这可就冤枉云槿了。”

“我娘亲从小就教育我,不该管的事情不要管。再说了,这二哥不行了,不还有我大哥嘛,二娘不必担心咱们沐家没人续香火。”沐云槿讪讪的一笑,一番话故意说的格外不经过大脑,视线则落在魏含巧的身上,等待着魏含巧的反应。

沐云槿的这些话,狠狠的戳中了魏含巧的心,心中顿时激起一层的怒意,脑海里不得不想到了另一层。

难道,自己儿子忽然受重伤,和苏碧青有关?

是啊,苏碧青的大儿子此次和秦家的秦少将一起出征西北,连攻下了三座城,估摸着也快到了回城的日子。

难道苏碧青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才故意害他的亦杨,让她的亦杨变成残废,从而得不到沐家的管理之权么?

对,一定是苏碧青,除了她,其他人根本没有要害亦杨的动机!而且亦杨正好伤在了命根子,这可真毒,直接让他的儿子就生不如死了。

“苏碧青,好一个苏碧青!”魏含巧咬牙喊道,眸间蹦出一股阴冷之色。

“二娘,你怎么了呀?你别生气,你知道的,我不会说话,要是说的话让你不高兴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啊。”

沐云槿狡黠的眨了眨眼,随后又想起一茬,“对了,二哥醒来了吗?”

这沐亦杨是被她一脚踢残废的,若是他醒来,向沐相告状,自己说不定又要挨罚了。

魏含巧此刻心中一团的乱,余光撇向沐云槿时,忽的心生一计,不禁吸了口气,面色稍微和善了一些。

“你二哥还没有醒,你作为亦杨平日最疼爱的妹妹,不如随二娘一起去白杨阁,看看你二哥吧?”魏含巧道。

“好啊。”沐云槿欣然同意。

一旁,紫香忽的拉了拉沐云槿的衣袖,皱着眉头,从刚才到现在,这二夫人的态度忽然一百八十度转弯,这其中没猫腻才怪呢。

这小姐最近是怎么了,怎么没事老喜欢招这些大人物呢。

“你先回去吧。”沐云槿看了眼紫香,这丫头胆子太小,跟在身边总是容易坏事。

紫香下意识的摇摇头,脚步不离的跟上了沐云槿,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沐云槿见此,也不多说什么,跟着魏含巧往白杨阁去。

不多时,沐云槿踏进白杨阁内,看着这座用玉石铺地的阁楼,再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偏心。

沐亦杨一个庶子的住所都如此奢华,她一个嫡女怎么就沦落到那般的凄惨。

魏含巧带着沐云槿进了沐亦杨的卧房,卧房内,正有多名大夫在此把守,软塌上,沐亦杨面色苍白,紧逼着眼躺在软榻上。

沐云槿瞟了眼昏迷中的沐亦杨,唇露一丝冷笑,完全将眼前这个沐亦杨和那日去她拾花阁内耀武扬威的沐亦杨联系不到一起来。

“云槿,来,坐吧。”魏含巧忽的替沐云槿搬了个椅子来,格外殷勤的让沐云槿坐下。

沐云槿瞟了眼椅子,随后坐了下来。

“你们先下去。”魏含巧屏退了卧房内的所有人。

待众人出去后,魏含巧又走向一旁,从沐亦杨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锦盒,当着沐云槿的面,展了开来。

满满一盒子金灿灿的首饰,沐云槿看了眼那成色,便知是上佳之物。

“这些东西,是亦杨之前在首饰店买来准备送我的生辰礼物,但我这把年纪了,不太适合这些花花绿绿的首饰。”

“云槿你长的这么好看,戴上一定很好,就都送你了吧。”魏含巧说着,将一盒的首饰,全部塞进了沐云槿的怀里。

魏含巧的大手笔,让沐云槿倒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不明白这魏含巧忽然间葫芦里在卖什么药。

“这些年,你受的苦,二娘都一直看在眼里呢。你瞧你,生的如此一副闭月羞花的容貌,你娘却偏偏只疼爱四小姐。哎,二娘我打心眼里,都心疼你这孩子呢。”魏含巧叹了口气。

“你说说,都是同胞生的,你和四小姐,为何差别就那么大呢。唉,有时候,二娘我真想求你父亲,将你过继到我这儿来,但好几次想开口,都被你母亲给阻止了。”

魏含巧说着,还拿起丝帕擦了把眼角的泪珠。

沐云槿算是听明白了,这二夫人估摸着将她刚才的话听进去了,以为这苏碧青才是害她儿子的凶手。

这回故意把她找来,是想利用她来对付苏碧青吧。

好一招借刀杀人啊。

想了想,沐云槿也顺着魏含巧的话说了下去,露出一副惨兮兮的样子,“有二娘这句话,云槿这些年受的委屈算什么。”

“好孩子,一会儿将这些首饰都收好,免得被四小姐她们看见了,说闲话。”魏含巧瞟了眼那首饰盒,对着沐云槿道。

沐云槿点点头,抱紧了首饰盒。

魏含巧瞧见沐云槿这幅样子,暗骂了一声没见过世面,随后顿了顿,装作闲聊般,“云槿,你可知道前几日四小姐受伤,是什么原因?”

“这个我倒是不知道,那日去探望灵珠,没说几句话,硬是将我赶了出来。”沐云槿微微开口。

魏含巧叹了口气,“你这个妹妹啊,被宠坏了,真是没规矩。”

说罢,魏含巧坐起身来,从一侧的箱子底下,掏出了一个瓷瓶。

“云槿,再给你看样东西。”魏含巧拿着瓷瓶,献宝似的对着沐云槿开口。

沐云槿点点头,一脸茫然的看着魏含巧,“二娘,这是什么?”

“这个是我前几日去集市上面的胭脂铺买的,是个美容养颜的东西,据说涂抹在脸上,可以祛除皱纹呢。”

闻言,沐云槿故作讶异,惊呼一声,“竟然这么厉害?”

“是啊,我本来想过几日拿给你娘亲用的,但你今日来了正好,你就代替我去将这东西送给你娘亲吧。”

“正好可以缓解一下你们母女之间的关系。”

魏含巧说罢,将瓷瓶塞进了沐云槿的手里,眼眸闪了闪,“云槿,记住啊,千万别说是二娘给你的。你要说你是特意送你娘亲的,这样她才高兴,这份礼物才有诚意,明白吗?”

“我明白了,谢谢二娘。”

“好,时辰不早了,那就尽快给你娘亲送去吧。二娘等着你的好消息。”

沐云槿点头,随后起了身,往门口走去。

身后,魏含巧不放心,再次叮嘱,“记住啊,是你自己要送给你娘亲的。”

待沐云槿走远后,魏含巧收起脸上的笑意,面露一丝冷意,“哼,苏碧青,一会儿看你怎么生不如死。”

……

沐云槿出了白杨阁,掂量了一下手里的瓷瓶,打开瓷瓶的盖子,轻轻的嗅了嗅。随后又看了眼身旁抱着首饰盒的紫香,冷声开口。

“将这首饰盒扔水池里。”沐云槿指着一旁的水池道。

紫香一愣,有些不解,“小姐,这是二夫人的一片好心啊。”

“好心?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赶紧扔掉!”沐云槿道。

紫香顿了顿,还是听从了沐云槿的话,将那首饰盒往水池里一扔,溅起不小的水花。

“带我去母亲住的地方。”

“是,小姐。”紫香跟在一侧,美滋滋的开口。

真没想到,二少爷往日那么嚣张跋扈,二夫人心地竟然这么和善,原来这府中,还是有关心小姐的人。

如今二夫人又想这办法,让小姐缓解和大夫人的母亲感情,紫香想罢,心中不由得对魏含巧有几分敬意。

沐云槿看着身侧紫香一脸憧憬的样子,无奈的摇摇头,这小丫头,还真是天真可爱啊。

不一会儿,两人来到了苏碧青所住的碧落院内,先前被沐云槿打了一巴掌的李姑姑正守在门口,简见到沐云槿后,顿时扳起了脸。

“三小姐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可不是拾花阁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