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风华冷王妃 已完结

绝世风华冷王妃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元熙 主角:沐云槿楚厉

《绝世风华冷王妃》完整版阅读 主角沐云槿楚厉的小说名字

《绝世风华冷王妃》小说介绍

给大家推荐一部由作者元熙倾心创作的小说《绝世风华冷王妃》,其中小说主角为沐云槿楚厉。《绝世风华冷王妃》小说精彩章节试读:她是丞相府最愚钝草包的小姐,人人欺侮;他是当朝最尊贵冷酷的皇子,惊才绝艳!一道赐婚圣旨,她装傻充愣各种拒绝,他霸道应下强势迎娶……众人耻笑,却不知:草包蜕变,废柴变天才。婚后遇太后查房,两人配合,演出一场鸳鸯戏水,结束后,她笑:“表演完毕,王爷请回。”他轻笑:“既然来了,本王就不打算走了。”...

《绝世风华冷王妃》小说试读

郑太后这一番话,无疑是贬低了在座沐云槿以及燕绫裳她们的身份,更是给了她们一个极大的难堪。

“哀家今日不过是请几个小辈一起来喝杯清酒,叙叙话的。倒是郑太后你,管的宽了一些。”秦太妃反唇相讥,朝一旁的屈嬷嬷递了个眼色。

屈嬷嬷立即会意,走到一旁,给郑太后倒了杯梅花酒,“太后娘娘,这是太妃娘娘命人酿制的,您尝尝。”

郑太后瞟了眼面前的酒杯,并没有要喝的意思,反而视线一直悠悠的扫视着底下,最后落在了一人独坐的沐灵珠身上。

“那姑娘不是蝉联了三年斗文大赛的魁首,西元国第一才女,沐良正家的四小姐灵珠么?”郑太后惊呼一声,似乎格外诧异沐灵珠被冷落在那里。

沐灵珠听到郑太后这一系列的前缀,终于觉得这憋屈了一天的心,得到了一些宽慰。

不由得,想要亲近一些郑太后。

“香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姑娘对咱们西元国可有功劳呢,你怎能将人家冷落在那。”郑太后转眸,开始讨伐秦太妃。

秦太妃见郑太后故意在沐灵珠身上找话题,倒是不以为意,开口道,“郑太后你这可就误会哀家了,这不是正好这里人数不够么?难不成你要哀家让屈嬷嬷过去陪着沐四小姐坐?”

“再说了,别张口闭口斗文大赛的,今年的魁首不就换人了么?所以这种蝉联不蝉联的,也没什么稀罕的。”

秦太妃几句话,立即将郑太后堵得哑口无言。

沐云槿吃着桌上的点心,看似漫不经心,却始终听着两位老妇人的谈话,特别是听到秦太妃讥讽沐灵珠后,她下意识的看了眼沐灵珠的表情。

当下沐云槿眼中的笑意更浓了,如果现在能放声大笑就好了。

楚厉看着那张笑颜如花的脸,心尖微微一动,自有记忆以来,似乎从未见过这般明媚动人的笑脸。

“那是传闻中的沐三小姐吧?”郑太后话锋一转,又将话茬对向了沐云槿。

沐云槿听郑太后点名点到自己,抬起眼眸,对上了郑太后探究的视线。

接触到沐云槿的目光后,郑太后眸露鄙夷,“确实长了一副好皮囊,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你要硬是将她许配给厉儿的话,哀家看来,也只能做妾。”

面对郑太后明晃晃的语言攻击,沐云槿仿若未闻,继续的掰着手里的糕点,有一下没一下的吃着。

一旁的楚厉,却饶是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若不是那日真正见识过这只小狐狸的狡猾,此刻看她这副无关痛痒的反应,他还真是会觉得她与传闻一样。

“郑太后这话说的全无道理。”秦太妃再次反驳。

“从来女子无才便是德,槿儿生得一副天人之姿,与厉儿在一起,那才叫相配。比那种整日只知道上战场,打打杀杀的女子好多了。”

郑太后又一次被秦太妃说的哑口无言,特别是提到上战场,打杀的女子时,眼内蓦地蹦出一丝的阴冷。

“两位祖母莫要斗嘴皮子了,喝杯酒,润润嗓子吧。”一直沉默的楚清,端起酒杯,朝主位上的两人示意。

见楚清找了个台阶,郑太后也索性顺着台阶下了,端起酒杯,轻抿了一口酒。

郑太后喝完酒,心里依旧满是郁闷,刚刚和秦香娴那老妇斗了几回嘴,自己皆都败下阵来了,真是不服气。

“你们几个啊,今日算是在哀家这里打过照面了,之后哀家还会办一些酒宴的,你们可一定不能拂了哀家的面子。”秦太妃笑着出声,对着底下几个晚辈开口,直接将郑太后晾在一旁。

没等几人开口回话,郑太后又再次按捺不住开了口,“哀家那里也有个枫叶林,一年四季都开满红枫,下回不如去哀家那里坐坐吧。”

“……”

一顿酒宴,在郑太后来了后,草草的结束了。

结束后,秦太妃特意走到楚厉身旁,眼含笑意,“厉儿,槿儿对这宫里陌生,你送送她吧。”

沐云槿站在一旁,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

一侧的沐灵珠听到秦太妃嘱托的话,立即抬步往沐云槿这里走来,站稳后,悄悄的看了眼楚厉,随后勾起一抹笑意,看着沐云槿,“姐姐,咱们一同走吧。”

“沐四小姐,你陪哀家去御花园走走吧。”从主位上下来的郑太后走到沐灵珠的身旁,朝她慈爱的一笑。

沐灵珠一顿,自然不好拒绝郑太后的邀请,于是朝楚厉抚了抚身,便跟着郑太后离开。

……

离开梅花园的路上,沐云槿和楚厉并排走着,两人都紧闭着唇,没有开口要与对方说话的意思。

沐云槿一出梅花园,便感知到,之前伴随在楚厉附近的那些暗卫又再度涌现了出来。

她虽好奇这男人是成天被人追杀还是怎么的,每次出门,身边都密布暗卫。

但她如今这装疯卖傻的处境,是绝对不好问出这话来的。

出了梅花庭,沐云槿便忍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了,停下脚步,朝身旁的楚厉抚了抚身,“剩下出宫的路,我认得了,就不劳烦六皇子送了。”

“好。”楚厉淡淡点头,看着沐云槿,眼底微微有些深邃。

沐云槿笑了笑,心中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便立即转过身,加快了步伐,往出宫的方向而去。

身后,楚厉站在原地,望着沐云槿远去的背影。

丁羡站在一侧,顺着自家主子的视线看去,不禁咳了咳声,“殿下,你莫不是对这沐三小姐有兴趣了?”

闻言,楚厉凉飕飕的扫视了一眼丁羡,“本皇子只是好奇,她扮猪吃老虎,到哪个程度了。”

“你去跟在她身后,确保她安全出宫。”

丁羡顿时无言以对,撇了撇嘴,往沐云槿离开的方向走去。

沐云槿很快便出了宫门,一出宫门,在马车外等候她的紫香立即迎了上来,“小姐。”

沐云槿朝紫香笑了笑,就准备往自家马车处去。

刚准备上马车,便想到沐灵珠还被郑太后叫了去说话,也不知道这话要说到什么时候。

她可不愿在这干等着沐灵珠。

于是顿了顿,对着车夫道,“你在这等灵珠吧,我和紫香自己回去。”

车夫一听沐云槿的话,轻轻的恩了一声,懒得理会沐云槿。

……

沐云槿带着紫香来到大街上,悠哉的闲逛着,一旁的紫香则有些的担忧,时不时的提醒着沐云槿。

“小姐,要不咱们快回去吧,万一四小姐先回来了,咱们回去晚了可不好交代。”

沐云槿看着这满大街的人,视线微微放空,嘴角弯起一抹弧度,“你看,这外面的世界多美好,我却偏偏要被束缚在一个拾花阁里。”

“小姐……”紫香皱着眉头,虽之自家小姐在相府受了委屈,但相比之下,她还是害怕沐云槿又被沐相责罚。

她自小跟在沐云槿身边伺候,可是见多了小姐受的委屈。

“好了好了,我回去就是了,真是败给你这丫头了。”沐云槿被紫香催促的不耐烦了,只好应了声,折过身,往相府走去。

紫香见沐云槿听进了她的话,笑眯眯的跟在一旁。

回到相府,经过前厅时,恰好遇见从外与老友喝茶回来的沐相,沐相一见到沐云槿,便拉下了一张脸,满脸的不悦。

“父亲。”沐云槿装模作样的朝沐相抚了抚身,便准备绕过他,回拾花阁去。

“等等。”沐相叫住了沐云槿。

沐云槿停下了脚步,看向沐相,等待下文。一旁的紫香则是吓得瑟瑟发抖。

“今日秦太妃邀你和珠儿入宫,可有说什么?”沐相开口询问道。

沐云槿摇摇头,“秦太妃只是在梅花园设了酒宴,邀我们品茶梅花酒,其他的,就没有再说了。”

沐相听闻,眉心皱起,就知道问这不带脑子的丫头,是问不出什么来的。

当下看沐云槿有些的烦躁,摆了摆手,“下去吧。”

“是,父亲。”

沐云槿走后,沐相一人坐在前厅里,心中暗暗的思忖了一下当前的朝中局势。

朝中如今,皇帝迟迟未立太子,而这些皇子之中,唯有三皇子楚清,四皇子楚烨,以及六皇子楚厉算的上能担当大任之人。

而这三位皇子之中,他亦是倾向于楚厉多一点。

但如今秦太妃有意撮合沐云槿和楚厉,对沐相府来说,虽然不是什么坏事,但云槿那丫头……

沐相想了想,微叹了一口气,伸出一指,蘸了点茶水,在桌上悠悠的写下了一个‘雪’字。

但很快,便被他衣袖一抹。

正想着,相府外停了一下一辆马车,沐灵珠缓步的走了进来,一见沐相,便俯身给沐相请了个安。

沐相见到沐灵珠,刚才满脸的阴霾便消失了许多,难得露出一抹笑意,“听闻郑太后单独留了你说话,可说了些什么?”

沐灵珠听闻,微微垂眸,有些沮丧的开口,“郑太后有意,将女儿许配给四皇子楚烨。”

“楚烨?”沐相有些的诧异。

沐灵珠点点头,眼眶微红,“父亲,女儿不想嫁给四皇子,女儿心系六皇子,此生只想嫁作六皇子为妻。”

“住口!”沐相瞪了眼沐灵珠,“这话若被人听了去,可是要掉脑袋的!”

“你先坐下,将今日秦太妃酒宴上说的话,以及郑太后对你说的话,都一五一十的和我说一遍。”

“是,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