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阳网店 已完结

阴阳网店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谢庆生 主角:周昊余秋雅

阴阳网店_阴阳网店免费阅读

《阴阳网店》小说介绍

男女主人公是周昊余秋雅的小说《阴阳网店》近段时间正在热推中,这是作者“谢庆生”原创的一部故事情节非常经典的都市生活大作,目前正在火热的推广中,喜欢这类型小说的可以来了解下!周昊是一名跟着神棍长大的假道士,高考完毕后开了个网店,怎料第一个客人竟然是白无常,从此便开始做起了骗人骗神的勾当。啤酒、香烟、辣条卖出去黄金价。符咒、法术、法器买进来白菜价。当然,至于桃花运嘛……你懂的!...

《阴阳网店》小说试读

第十七章对联

《道法秘传》怪篇:剥人魂,抽人魄,置冥童内,魂魄不散,阴阳调和,可供师役使,盖纸魅也。

周昊脑中想起这段话,深知这根本不是普通的纸扎人,里头住着一个魂魄!

此时调和了阴阳,原理和行尸差不多,只不过不需要用尸香遮盖腐臭,这纸人是会动的!

被吸了阳气的赵青山脑子一昏倒在了财宝上,可落下来后却是落在地上的,这里哪有什么财宝?都是须弥幻境!

周昊冲了过去一脚踹在纸魅身上,那纸魅纹丝不动,周昊却被弹开一**坐在了地上,这幅身躯虽然是用纸糊的,但是通过秘法加持成纸魅后,其硬度堪比钢铁!

左慈再次收到讯号,知道是纸魅被启动了,这才想到想要消灭纸魅,凭现在的周昊还没办法快速做到。

乐呵,开心,叫你骂我叫你骂我。

纸魅动了,他向周昊缓缓走去,每踏出一步,整个石室都跟着轻微都抖动。赵青山颤抖着手想要扔符咒。

“没用,不要扔。”周昊喊了一句后就爬起来手结剑指和纸魅打了起来,剑指接触到纸魅的身体都能发出金属的碰撞声,一时间乒乓之声不绝于耳。

此时的纸魅急需大量的阳气来调和阴阳,用了聚阳符岂不是给他送菜?而斩邪符就更没用了,纸魅体内有阴阳之气,乃是正道,何来的“邪”给你斩?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周昊被纸魅一拳打在胸口,身体就像被火车撞了似的倒飞了出去。

翻阅脑海中的《道法秘传》,纸魅这东西天不怕地不怕,唯一怕的就是火,因为它五行属木,火能克木。

“前辈,带打火机了吗!”面临纸魅的逼近周昊一边后退一边问道。

“带了。”

赵青山通过短暂的休息也恢复了一些,立马就从口袋里摸出了打火机。

“我和它打的时候你摒住呼吸在后面把它给点了!”

“好好。”赵青山慌忙地站了起来。

周昊揉了揉胸口,再次运气和纸魅打了起来,不过这次不一样了,他只守不攻,短时间内也没有露出败迹。

“快!”

不用担心纸魅会防备赵青山,因为那魂魄已经和纸扎人融为一体,只是为纸身提供阴气和动力,完全没有灵智,而且摒住呼吸就感受不到他的存在。

赵青山猫着身子快步走了过去,打着了打火机。

轰得一声,火光大燥,纸魅在地上滚来滚去,石室内还回荡着一阵阵空灵的惨叫,也就几秒钟的工夫,留在地上的便是一堆渣渣。

地府的左慈心神再次不定,立马拿出手机找到周昊。

“你炼出三昧真火了?”

消息虽然发出去了,但周昊迟迟没回,没信号。

大哥别逗了,用打火机就行,不用那么麻烦还修炼什么三昧真火。

两人都瘫坐在地上,真是累坏了,周昊把衣服聊起来发现胸口拿块地方已经青了,好在脖子上那块半圆形的玉佩还完好无损,这可是两年前张善元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给周昊的成人礼,如果玉佩被毁了张善元不得把他生撕了才怪。

“小友,咱们现在应该走哪个门?”赵青山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问。

周昊陷入沉思,在惊门确实被惊到了,伤门又确实被伤着了,如果去死门会不会真的死了呢?想想都害怕。

他实在想不出办法来,决定先上去,好好问问左慈到底什么意思再说,救人固然重要,墓里的宝贝也重要,但哪个能比自己的小命重要呢?

“这样,我们先退出去,我直接问左慈去,来前没问仔细也是我疏忽了。”

赵青山一听周昊有外挂,哪能不高兴?这简直是一举两得。

可两人从伤门中出来后却发现第一道大门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还是那堵墙。

赵青山险些吓得尿裤子,门呢?这对联也太诡异了吧?

周昊只能再来一次五行八卦破阵法咒。

看着残破的手指,周昊一跺脚狠下心咬了上去。

法咒言毕。

八卦爆开。

卵用没有。

左慈你这是要玩死我?

“小友,现在可怎么办?”

“看来找不到真正的主墓室今天是回不去了。”

赵青山瞳孔一阵收缩,轻声道:“这可如何是好……”心里也有些后悔来这里了。

周昊站在那堵墙面前,盯着对联陷入沉思,喃喃道:“一觉睡西天……只身眠净土……眠净土……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死门,绝对在死门!”

“当真?”看着周昊坚定的样子,赵青山顿时感觉到了希望。这种感觉应该和之前余秋雅的员工看到自己是一样一样的。

“对,左慈根本就没有飞升,是入了地府的,怎么可能上西天?所以上联不用看,下联中‘只身眠净土’,土,在八卦中主坤位,八门中主死门!”

周昊心想这老小子心理战术玩得不错啊,我是来盗墓的肯定不会往死门里去,走生门也太假了,肯定是从惊门或者伤门先走,如果是寻常人,怕是早就死在第一个门中了。

想。

真想。

真想给自己来个666!

周昊转动灯盏打开了死门,这里头可不是一般的大,足有上百个平方,里头有床、凳、桌,古代必备的生活家具这里都有,石室内东南西北四个方向还挂着四幅画,分别是:饕餮、混沌、梼杌和穷奇,这可是四大凶兽,画上还有灵气萦绕,用这个镇墓,也挺6啊,抠下来卖钱估计也能发财了。

地府的左慈欲哭无泪,这下好,引狼入室,他要真把萦香丹给拿走了我可咋整?

周昊在西面看到一个红木制的棺材,比惊门里的那个精致多了,心想左慈这家伙肯定是睡在里头了,想也没想的就打开了。

电筒照去,里面果然躺着一个人,身穿淡蓝色的皂衣,白发,白胡子,皮肤一点都不干瘪,眼睛微闭像是睡着了似的。

牛逼啊!一千多年了,还不烂?就算是僵尸也不带保养这么好的,做啥美容spa了这是?

好,现在开始才是真正的淘宝。

周昊先从左脚看起,发现他脚后跟底下藏着一个小瓷瓶,摇了摇后听动静知道里面有一颗丹药,瓶子上有一个红色的字条。

“还童丹,服之增寿元十年。”是用小篆写的。

这东西华佗店里好像也有,就卖几百冥宝,鸡肋鸡肋。

周昊直接把瓶子扔给赵青山,道:“前辈接着。”

赵青山一把接过,用电筒照了照上面的字。

“哎呀我楞娘咧。”

一句方言直接暴露了老家是山冬的。

“小友,这,这怎么好意思呢!”赵青山手足无措道,十年寿元,什么概念?

周昊一边翻着左慈的尸体一边说道:“给你你就拿着,你可是救了我两次了,我的命还不值这颗丹药吗?”

其实赵青山也就假客气一下,如果周昊真的收回去他保证能上演一把老泪纵横。

周昊又把手伸向左慈右肩下面,掏了半天就抠出一块血红色的玉佩,也没觉得什么特别的地方。

“前辈,还有个玉佩你要不要?”

左慈要是知道周昊把他生前的宝贝当破烂儿似的这么吆喝估计得气得跳上来揍他一顿,类似白无常那种程度的。

赵青山已经得了还童丹,哪里还好意思要其他的,况且玉佩这东西花钱买不来?

“不用了,小友你留着。”

不能白来一趟不是?周昊就揣裤兜里了,随后接着翻了起来,可翻来翻去也啥都没有。

“前辈你来帮我一起找找。”

周昊这么说也是有道理的,两人出生入死进了这墓,到头来找宝贝的时候就由你一张嘴说,那怎么行?

而赵青山则没想那么多,此时他的脑容量已经不允许他想其他的了,帮就帮呗。

在两人一起的努力下,还是没找到。

“会不会在生门里?”赵青山问道。

周昊想了想,道:“不应该,哪有把宝贝分两个地方摆的?生门里估计也是要人命的东西,再找找。”

“会不会在嘴巴里?殡葬中有‘口含金’这一个说法的。”赵青山说。

是啊,有些人的确是会在嘴里放东西的。

周昊捏开左慈尸体的嘴,一股奇妙的香气飘了出来,沁人心脾。

一枚棕色的弹药落入眼帘,周昊用拇指和食指将弹药抠了出来,湿嗒嗒的,就是它了,塞裤兜!

萦香丹被周昊取走后,左慈的尸体便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腐化,没几秒钟就变成一具干尸了。

“卖妈批。”左慈在地府不爽的骂道,在凡间尸体的变化他是能感觉到的,顿时觉得赔了夫人又折兵。

萦香丹除了祛除尸毒外最大的用处就是保护尸体,虽然保存尸体还有其他办法,但在左慈还活着的时候就这一条路了,所以他才没把萦香丹带到地府。

“大功告成,回家!”

两人走出死门,发现那堵墙也不见了,周昊回头看了看生门,生你妹的门,留着等哪天老子被人追杀的时候就把敌人引进去,不错不错。

两人高高兴兴地哼着小曲儿走出了墓穴。

赵青山是以来三祖寺烧香为由的,此时天都快黑了,王大义急得满头大汗,电话也打不通,好在看到两人回来也就放心了。

周昊拿起手机发现有左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