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龙战婿 连载中

狂龙战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一笔清风 主角:云千帆苏晴

狂龙战婿云千帆苏晴 狂龙战婿小说免费阅读

《狂龙战婿》小说介绍

狂龙战婿是一本都市生活爆推送中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笔清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代战神出狱归来,却发现女儿身受重病,老婆竟然在陪别的男人喝酒.........

《狂龙战婿》小说试读

第九章当年的毒害

区医院。

三楼。

“请问,刘好德医生的办公室怎么走。”

云千帆来到前台的位置,出声询问。

女护士满脸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这人怎么这么奇怪?

看个病,还带着面具。

别说,还挺好看的。

“刘医生的办公室在那边,第三个办公室。”

女护士伸手指了指左手边的方向。

“谢谢。”

云千帆转身朝着护士所指的方向走去。

十多秒后,来到了刘好德的办公室。

此时,办公室内并没有看病的人。

刘好德正坐在凳子上,无聊的玩着手机。

看见有人进来,这才放下。

只是,当看见带着面具的云千帆时,愣了一下。

这是谁?

还戴着个面具看病?

脑子有病吧。

“精神科出门左拐,四楼。”

刘好德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谁知,云千帆并没有走,反而关上了门,并且反锁了。

刘好德眉头一皱,“这位先生,你这是做什么?”

云千帆并未开口,只是静静的走到了刘好德的对面坐下。

“我有心病,还请刘医生帮我看看。”

刘好德一愣,而后说道:“有什么不舒服的症状吗?还是说有什么心事。”

“都有。”

云千帆这么说,刘好德更加疑惑了。

这人到底是真的有病还是假的有病?

看起来,有些不正常啊。

“你说说看。”

云千帆缓缓开口道:“三年前,我女儿因为一场小小的发烧,去看医生,结果出院的时候,却有了白血病,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我的女儿躺在重症监护室里,奄奄一息,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刘医生,你说,我该怎么办?”

刘好德只是眉头一皱,总感觉这个男人说的事情,很熟悉,不过也没有多想。

“这个病,有点严重,不过不是没有办法可以治疗,只需要找到配对的骨髓进行移植就好了。”

“可是,这个病,是被人故意注射了白血病细胞,才会导致我女儿患这个病的。”

云千帆的语气逐渐冰冷了下来。

淡淡的杀意,弥漫在空气中。

此话一出,刘好德的脸色就变了。

怪不得刚刚觉得那么熟悉!

因为,这件事压根就是他做的啊。

他腾的一下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眼中带着一丝惊恐的看着云千帆。

“你......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除了他和那个人之外,没有人知道。

而且,这件事要是被巡捕知道,那可是牢狱之灾。

他可不想自己的大好前程就这么断送了。

可眼前这个男人,说的那些话,就好像是亲身经历过一样。

这怎么可能?

“我是那个女孩的爸爸!”

闻言,刘好德更是忍不住倒退了一步。

指着云千帆颤声道:“你......你是当年那个......”

云千帆缓缓起身,轻笑一声。

“是啊,你总算想起来了,我还以为,你忘了呢。”

刘好德一听,脸色失神的坐在位置上,

“不可能!你怎么会活着?”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年那个人告诉自己,不会有人找自己麻烦,也不用担心那个人会回来。

因为,他已经找人去干掉那个人了。

可现在,这个男人竟然就是当年和苏晴生下一个女儿的那个男人。

要知道,那个男人可是入伍了。

现在回来,至少也是一个高级士官!

这可不是他一个医生,就能够惹得起的。

“我活着,你很意外对吗?”

云千帆笑了笑,而后语气骤然一寒!

“你可知,我女儿现在躺在病床上,痛不欲生!我这个父亲,有多心疼!三年前的她,不过是三岁而已!”

“三岁的孩子,你也下得去手?”

“刘好德,你连你的名字都配不上!”

一字一句,如刀一般狠狠的刺进刘好德心中。

眼瞅着云千帆一步步逼近,刘好德彻底慌了。

“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这里是医院,不许乱来!”

“就算你是高级士官,敢当街杀人,也是大罪,逃不掉的。”

刘好德盯着云千帆脸上的金龙面具,满眼骇然。

“呵呵呵!”

“高级士官?”

“连给我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一声冷笑,敲碎了刘好德所有的幻想。

他以为,云千帆再怎么厉害,也不过是一个高级士官罢了。

可现在听,高级士官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他到底,是什么级别?

“就算......”

话音未落,云千帆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重重的一耳光,直接将他的牙齿都打断了。

“说吧,谁给你的胆子,敢这样对我的女儿。”

云千帆双眸冰冷的看着刘好德,在他眼中,这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他。

“你......你敢!”

刘好德满嘴是血,眼神越发恐惧。

冲着门外大声喊道:“救命啊!有人要杀人了,救命啊!”

刚喊完,云千帆就已经捏住了他的脖子。

“我的忍耐有限,再给你一次说话的机会,否则......”

“啪!”

左手一掌,重重的拍在了桌的一角。

桌面的一角瞬间炸开,碎屑落了一地。

“我相信你的骨头没有这张桌子硬。”

刘好德双眸瞪得滚圆,面色涨红,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想清楚了吗?”

云千帆再次开口问道。

刘好德止不住的点头。

见他点头,这才松开手。

“咳咳咳!”

连续咳嗽了几声,刘好德才缓过劲来。

“是......是吴家三少爷,吴炎让我这么做的!白血病的病毒血液,也是他给我的!”

吴家三少爷?

吴炎?

云千帆的眸中闪过一道冰冷的杀意。

很好,很好!

敢对我女儿出手,真的很好。

不过......

云千帆的目光落在了刘好德身上。

“给你一个说遗言的机会。”

刘好德顿时瞪大了眼睛,“你想杀我?”

“不是想,是你必须死。”

云千帆的声音冰冷,如万年寒冰一般。

对自己女儿动手的人,都的死。

“你敢,这里可是医院!你要是敢动手,不出十分钟你就要被巡捕房的人抓住。”

刘好德不信,云千帆真的敢在这里动手杀了自己。

“是吗?”

云千帆笑了笑。

就在此时,放在桌上的水杯开始震动起来。

就好像地震一般,传遍四方。

云千帆露出一丝久违的笑意,“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