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傻婿 连载中

最强傻婿

分类:都市生活 作者:沦陷的书生 主角:吴百岁夏沫寒

吴百岁夏沫寒小说最新章节_最强傻婿沦陷的书生

《最强傻婿》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吴百岁夏沫寒的书名叫《最强傻婿》,内容情节十分精彩,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全文主要讲述的是:第一家族天才继承人遭人毒害,意外成了人人唾弃的傻子赘婿,身体恢复后,世界都因他颤抖!他叫吴百岁,一个励志要长命百岁的男人!0...

《最强傻婿》小说试读

第十七章给老子滚出来(1)

说曹操,曹操就到。

这是吓死人的节奏啊!

夏家那些本就战战兢兢的人,一听到冯老板三个响亮大字,差点吓得心跳都停止了。

大伙儿一个个,惨白着脸,看向了宴会厅入口。

只见,大老板冯胜利,带着满身的威严之气,大步走了进来。

冯胜利是西原市地下世界的代表人物,他的大名,震响西原,几乎到了家喻户晓的地步,他绝对能算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

这样一个人,身上都有着一种常人难有的气场,他一来,整个大厅的氛围都压抑了。

老太太算是一个有魄力的人,但这一刻,她也慌了,见冯胜利进来了,她立马起身迎了上去,并微微弯腰,和气地问道:“冯老板,你怎么来了?”

老太太年纪比冯胜利要大不少,但在冯胜利面前,她不敢倚老卖老,她变得十分拘谨,对冯胜利也是万分恭敬。没办法,冯胜利的地位摆在那,相比起他,夏家这个二流世家真的不算什么。

冯胜利见到老太太,立马挤出了笑容,说道:“听说夏家在这聚餐,冯某专程来看看。”这一刻的冯胜利,满面和煦,语气和善。

但是,老太太听着,却是心底发寒,毕竟,她心虚啊,刚才她还用冯胜利的名声狐假虎威了,她真的怕冯胜利是来算账的,她深深看着冯胜利,小心翼翼道:“冯老板客气了。”

冯胜利微笑道:“哪里话,听说刚才有人在这闹事,这是我的失责,今日,你们夏家的单全免,另外,为表歉意,我送上我酒店最好的酒给各位赔罪。”

这些话当然只是表面说辞,实际上,冯胜利这么做,纯粹是为了吴百岁,他怕吴百岁记他的仇,他只能主动来示好。

说话间,冯胜利拍了拍手掌。

立刻,就有十多名服务员,端着十多瓶顶级的好酒,分别送上了这里的每一桌。

老太太识货,知道这都是价格昂贵的洋酒,十多瓶酒,那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啊。

老太太心都颤动了,她很吃惊地说道:“冯老板,你们酒店的服务已经很好了,你用不着这样啊!”虽然冯老板说了,这是他送给夏家的,但,老太太着实不敢要啊。

冯胜利豪气道:“没事的,这都是我的心意,请你务必收下,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说完,冯胜利立马转身离开。留下内心震撼的满厅夏家人,面面相觑。

今天,意外真是一场接一场,夏家人实在是应接不暇。直到冯胜利彻底消失了,大家都还处在失魂中。

老太太见多识广,都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她坐回桌子,看着桌上的洋酒,如同置身梦境。

“奶奶,看来爷爷是真的有本事啊,能让冯老板对我们夏家如此厚待。”不知过了多久,夏子轩第一个开口,发出了一声惊叹。

老太太皱着眉头,深深地感慨道:“我也没想到,老头子有这能耐啊!”

说罢,老太太眉头一松,露出了开怀的笑容,痛快道:“不过这是好事,说明我们夏家,没有没落,冯老板的面子,我们要接受,大家开酒,喝起来。”

老太太一发话,各桌的人都没客气,纷纷打开了自己桌子上的洋酒,开怀畅饮。

这场庆功宴,经历了重重波折,终于又恢复了喜庆和欢乐的氛围。

正在气氛上升之时,夏子轩突然大声开口,对夏沫寒打压道:“夏沫寒,我一开始还以为你是业务能力强,才能和昌盛谈一笔大生意,真没想到,你原来靠的是美色啊!”

夏子轩一席话,惊醒了在场众人,大家这才意识到,今天这场闹剧,归根究底,就是因为夏沫寒通过不正当手段拿下了大单子。虽然这笔订单有利于公司,可夏沫寒终归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所以大家对夏沫寒的看法,又变了味。

“小点声,不嫌丢人吗?”老太太不高兴地对夏子轩呵斥道。

夏子轩撇了撇嘴,回了句:“本来就是啊,今天要不是靠着爷爷的威名,夏沫寒就要给家族惹下大麻烦了。”

逮住了这个落井下石的机会,夏子轩可不会放过,他正好因为夏沫寒签下大单而眼馋,他还怕奶奶重新重用夏沫寒呢,现在好了,夏沫寒又给夏家丢脸了,奶奶肯定对夏沫寒失望了。

夏沫寒被今天一件又一件的事击得都魂不守舍了,她整个人还没有缓过来,但,听到夏子轩在诋毁她,她立马回神,反击道:“我没有勾引谁,真的是杨总欣赏我的设计,主动要跟我合作的。”

夏沫寒义正辞严,言之凿凿,然而在夏家,她就是人微言轻,谁也不会相信她的话,毕竟,杨总欣赏夏沫寒的才能,这种事无异于天方夜谭。

在场的夏家人,都自动选择了不信。

就连老太太,也没再多看夏沫寒一眼,甚至,她还对着全场,郑重宣布道:“与昌盛合作项目的设计问题,交给子轩全权负责,至于沫寒,继续留在业务部吧!”

今天开庆功宴,老太太本是打算提拔夏沫寒,但现在,她改变主意了。

夏沫寒听到老太太这个决定,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

宴会结束,夏沫寒回到家里,还是愁眉不展,郁郁寡欢。

今日的事,跌宕起伏,虽然,最后一切都有惊无险,冯老板和孙祁龙都没有为难自己和夏家,邹琴那贱女人也给自己下跪道歉了。可是,她泼在自己身上的脏水,却是洗不干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