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你做我裙下丑角 已完结

要你做我裙下丑角

分类:现代言情 作者:春雷炮 主角:夏夜薄亦琛

夏夜薄亦琛小说 《要你做我裙下丑角》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要你做我裙下丑角》小说介绍

完整版小说《要你做我裙下丑角》由春雷炮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夜薄亦琛,内容主要讲述:误她最深,伤她最狠,毁她人生,天诛地灭。没有哪种痛苦,比他亲眼看着她受辱死去还要伤人。他曾说,是她害他深爱的女人失去清白,失去子宫,害他妹妹成为植物人。当他得知真相后,她却笑了——你说的没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该死!她决绝转身,坠入江海,待捞上来时,他看到的,只剩一具白骨……...

《要你做我裙下丑角》小说试读

她听到,有人在叫她,可是……

她的心就好痛,痛得全身仿佛被撕碎一样!

为什么连死,都那么难?

……

薄亦琛颓然跌坐在地上,看着手术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双眼失神。

这一刻,他脑海里浮现的,是与夏夜第一次见面的时刻——

那时,母亲病重,身子越来越差。

薄亦琛来医院看望母亲时,一进病房,就看到了一个女人陌生的背影。

那就是夏夜。

她坐在病床边陪母亲说着话,而母亲显得很开心。

“亦琛,你来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做夏夜。”

夏夜站起身,腼腆的低着头,看似有几分紧张,双手绞着衣摆,小声说了句你好。

薄亦琛看了她一眼,冷淡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他虽然不认识夏夜,但从母亲的态度可以看出点端倪,所以对她并没有什么好态度。

薄母佯怒,瞪了他一眼,随后拉着夏夜的手说道:“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他就是这样。不过以后你要是做了我儿媳妇,他敢这么对你,我一定会帮你撑腰。”

女孩闻言,脸色微微一红,几分窘迫道:“伯母别开玩笑,我还有事,先走了,改天再来看您。”

就这样,匆匆一面,她害羞腼腆,就这么溜走了。

而他,从未在意。

倒是之后,因为这个叫做夏夜的女人,他与母亲起了争执——

那时,母亲对伊可人有很深的成见,而对夏夜,很是喜欢。

“小夏这个女孩子很不错,知书达理,落落大方。”

“妈,我已经有女朋友了。除了可人,我不会考虑其她人。”

“伊可人那个小模特,看上的是你的钱!相信妈的眼光,小夏才是最适合你的。”

“妈……”

“亦琛,妈的日子已经不多了!我一直拖着这身病躯,就是为了能够喝到一杯媳妇茶,难道你真的想让妈死不瞑目吗?”

“……”

那天,从医院出来后,他就立刻给伊可人打去了电话。

他希望能够完成母亲最后的心愿,让她喝上媳妇茶。

他想让伊可人放下手中的工作,让她多亲近母亲,获取她的喜欢。

但接到电话的伊可人却拒绝了——

那时的她正在准备一个超级名模大赛,一旦得奖,她便可以跻身超级名模的行列,这是她渴望已久,梦寐以求的机会。

“可人,难道我们的婚姻比不上一个比赛吗?”

那时候,他寒了心。

而伊可人告诉他——

“亦琛,你要相信我深爱着你。我答应你,这次比赛结束后我就回来,立刻跟你结婚!”

这是两人最后一次通话,第二天伊可人就坐上了飞往巴黎的飞机。

而薄母在这一天病情急剧恶化。

她紧紧抓着儿子的手,急切看着他。

年轻气盛的薄亦琛,为了完成母亲的心愿,也恼怒伊可人的选择。

他毅然答应母亲的恳求,快速与夏夜举办了婚礼。

新婚之夜,夏夜坐在婚床上,等待着他。

她未曾想过,自己竟然真的跟薄亦琛结婚了。

其实,她很早之前就见过他,第一眼就被吸引住了。

只是他们从未有过交际,从父母口中得知薄家来提亲,她还觉得是做梦。

在忐忑又喜悦的等待中,她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一身酒气的薄亦琛走了进来。

她正不知所措时,男人把手中的文件丢到她面前,面无表情道:“你应该知道这段婚姻,不是我想要的。你想成为薄家的少奶奶,我成全你。但是时间只有三年,签了这份协议,三年后我放你自由。”

那一刻,夏夜震惊了。

她想不到自己期待已久的婚姻,换来的却是一纸协议。

她颤抖着问:“为什么?如果你不喜欢我,你可以不娶我的!”

“我们为什么会结婚,难道你不清楚吗?”薄亦琛看着她,唇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

夏夜看到他讥讽的笑,心里很难受。

薄亦琛留给她一个冷漠的背影,转身离去。

从那天开始,夏夜和薄亦琛成为了最亲密的陌生人。

两人在薄母面前恩爱,面后冷淡。

直到半个月后,薄母去世,他再也不用伪装,彻底将她无视。

如果不是那一天喝醉酒,或许他们会像协议那样,只是陌生人——

母亲去世后,薄亦琛痛苦喝醉,夏夜照顾他的时候,他将夏夜看成了伊可人,顺理成章与她发生了关系。

那晚,夏夜心里很苦,听着丈夫叫着别人的名字,她何尝不心痛?

但真正的痛苦,是半年后,伊可人的回归。

伊可人从国外回来,打着旧情的旗号纠缠着薄亦琛,而他……按耐不住,毕竟深爱着伊可人。

而这一切,夏夜都知道,但她依旧选择了隐忍,默默接受一切。

三个人的纠缠一直持续到伊可人被轮事件发生,薄亦琛被愤怒蒙蔽了双眼,才有了后面的悲剧。

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无视了夏夜的存在,也无视了……她对他的爱。

如母亲说的那样,伊可人爱的是他的钱,夏夜爱的,只是薄亦琛。

思绪回到此刻,薄亦琛被医护人员拉出了手术室——

没一会儿,医生出来了。

他说:“病人尚未脱离危险期,接下来的三天很关键,能不能醒来,就看她的造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