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 连载中

探秘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零魂 主角:张修徐瑞静

《探秘》张修徐瑞静完结版精彩试读

《探秘》小说介绍

主角叫张修徐瑞静的小说叫做《探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零魂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自从遇到她,他便踏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死亡之路。...

《探秘》小说试读

第4章:神秘的刘青末

我不动声色,虽然我不走阴人江湖,但是社会的险恶还是让我留了一手,说竖旗子可以,你真的能保证我不能受缺一门的影响?

“钱到位,你懂的。”电话那头笑的十分爽朗,“反正你还那一百万的业障也要赚钱,再花一百万,我保证你不受缺一门的困扰,我刘青末说到做到!”

说实话到现在假如我还信那就是一个艾斯比了。

这老小子没在我身边,却什么都知道,真的那么神,别说一百万,估计动动手指头都得有人上赶着给他送钱吧!

还会从这乞讨?

“别想太多,一百万只是我给你设定的目标,而我的目标,只是攒足阴德而已。”刘青末似乎又猜到了我的心思,在我挂电话前解释道。

“那你过来,我们详谈。”不管怎么着,那一百万为乔春硕消除业障的钱必须要赚,假如他真的能给我提供什么帮助那样最好。

假如不能,感觉他也打不过我,让他滚蛋就行了。

可刘青末还没来,李梦涵倒是先到了我的店里。

“修哥哥,你真的不帮我吗?”梦涵哭的梨花带雨,看的我一阵心疼。

我承认,我爱她胜过爱我自己,更何况她说不做就要和我分手,着实让我有些乱了方寸。

“做鲁班牌,真的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请佛容易送佛难,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还想推辞,却是被两片薄唇覆上了嘴巴,同时还感觉到了眼泪的温热:

“修哥哥,如果考不上研究生,那我的前途就全毁了,你就帮我一次,好不好......”

她说的情真意切,我也被这一个吻弄昏了头脑,思来想去,只好点了头。

“要做,就做正牌,虽然见效慢一点,但是只要心诚,考上研究生就一定没问题。”

李梦涵见我点头,有些欢呼雀跃,抱着我的肩膀又啵了我一口,说我就知道修哥哥最好了!

做正牌的材料是桃木,我从抽屉里面摸出一块桃木牌,开始用刻刀雕篆起来。

“修哥哥,你这是做的什么牌子啊!”李梦涵坐在我的旁边。

稳了稳心神,说这牌子叫娇娘愿。

娇娘是一代花魁,那时候的花魁最喜欢做的一件事,便是资助进京赶考的书生。

这种资助不单单是金钱上,更是身体上的,娇娘也是这样一名女子,生的风华绝代,却看不上各种富商大贾,只倾心于一名穷书生。

那穷书生答应她如获状元,必定予她十里红妆,将她作为明媒正娶之妻,娇娘深以为然,一直在闺阁等候,不再接客。

可终等到放榜之日,那名书生果真获得状元之名,同时不负所托,十里红妆敲锣打鼓的迎娶了娇娘,终成一代佳话。

听我说完,李梦涵有些出神,说一块牌子里面还有这么多故事呢啊。

“那是自然,鲁班牌都是由历代祖师爷扩充而来,收集人之怨气或者精气,才能让牌子生效。”

我有些得意的说道,李梦涵也是点了点头。

正牌做的难度比起阴牌来要简单的多,做完之后,我让她留下三滴血,滴在了木牌之上,同时我自己也割开手指,从上面留下了三滴血。

娇娘愿的正牌闪烁了一阵金色的光芒,我知道,这就算成了。

李梦涵伸手要取,我却是躲闪一下,将这正牌挂在了我的脖子上。

“这牌子,不是做给你的,而是做给我的。”

“什么?”李梦涵脸上表情十分的丰富,说不清是愤怒,还是无奈。

“别误会,我和你讲那个故事,你肯定也听出了些什么。

这娇娘愿的正牌,只有挂在你另一半的身上才有效,我代为供养,这样你即便是考不上或者是出现什么其他的问题,反噬也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我解释了一下,李梦涵的脸上却是出现一阵犹豫的神色。

不应该啊,我感觉这么做挺浪漫的呃......

“恩......好吧,那谢谢修哥哥了,等我考上了,一定给你个大大的奖励。”李梦涵终于露出了笑颜,美的不可方物。

“什么奖励啊,修哥哥可是一直有一个想把童子身破了的愿望,就是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啊......”这个时候的我也是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

“好,等我考上了,咱们就去领证,然后......”李梦涵说到这的时候,薄薄的脸皮都要滴出血来了,“讨厌啦,我回学校去温书了!”

“哦,好......”我也是一愣,却是在梦涵走后,不断的起着幻想。

领证,结婚......终于要走上正轨了啊......

没等我憧憬超过二十分钟,一阵破音喇叭的外放声音就传了进来,我不看也知道,是那个刘青末来了。

“连做两笔,正牌阴牌都动了,看来这佛牌张的旗号真的是要竖起来了。”刘青末皮笑肉不笑的模样看的我着实不舒服。

“乔春硕出狱之后碰见的老神棍是不是你。”我急于求证,连基本的寒暄都略过了。

“是。没有他,你这佛牌张的旗子怎么竖嘛!”刘青末很大方的就承认了。

我就知道这老小子一开始就没憋什么好屁,“乔春硕死了,你开心了?”

“他的业障罢了。不过帮了我这么大一个忙,那消除业障的一百万,我会帮你一起赚,事后,你再帮我赚一百万。”

“怎么赚,靠上嘴皮子碰下嘴皮?”

“你有手艺我有门路,这买卖就成了一半。”他毫不客气的进了店门,坐在椅子上喝我刚刚泡好的茶,同时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指了指:“给你个大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