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睁眼我成了皇帝 连载中

再睁眼我成了皇帝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醉得意 主角:宋不知陆之潋

《再睁眼我成了皇帝》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宋不知陆之潋)

《再睁眼我成了皇帝》小说介绍

再睁眼我成了皇帝》是最近热门的古代言情小说,该小说主角是宋不知陆之潋,该小说讲述了宋不知陆之潋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小说的主要内容是:“别别别别别——本宫还没有吃.......”“撤下。”陆之潋的语气淡淡却又不容置疑。“嘤,本宫还是个孩子。”宋不知委屈的眨着眼睛,只可惜宋不知小时的大眼睛长大后早已变成了狭长的丹凤眼,眼型整体细长,但细而不小,眼尾自然向上延伸、平滑亦略微上翘,嬉笑怒骂时韵味天成。特别是宋不知的眼睛还是内双,搭配内双的丹凤眼极有韵味,一眼撩进人心坎。...

《再睁眼我成了皇帝》小说试读

贞元皇后姜璇浑身都在发颤。

怎么可以叫宋不知?不知,不知,多么敷衍的名字。她当时给她的安安取名,别看只是齐安简简单单二字名,她却是斟酌了好些好些天才定下来的。

安,取义国泰民安的安,取义一生安康的安。她的安安,会是个一生安康,让百姓乃至这个国家所有人都心安的好皇帝。

“安安,不怕。”姜璇轻轻的一下一下的拍着宋不知的背脊:“忘了宋不知吧,忘了这个名字。你是我的安安,是齐国太子齐安!”

“该算的账,本宫自会帮你一分不差的讨回来。”姜璇的声音冷了下来,展露出她身为贞元皇后的威仪。“我这些年也曾请过不少有些本领的江湖术士卜卦过你主魂所在的位置,他们都言就在京城附近,所以这些年我对京城各家仕女都亲善有加,尤其是你那嫡姐宋连舒,当真是枉费本宫这一番好心!”

“不必。”宋不知这个时候鼻血已经止住了。擦完鼻血的她正经起来:“无论如何,我已做了十年的宋不知。齐安是我,宋不知也是我。这些账我会自己去算,而我也已想好,待我加冠之后,我的字便叫不知。”

不顾姜璇脸上的不赞同和惊异,宋不知自顾自的说了下去:“只不过不是一问三不知的不知,而是无人不知我的不知。”

说完宋不知抬头冲着姜璇展颜一笑,精致的面容妍丽又不女气。那一刻姜璇仿佛又看见了三岁的齐安,贞元皇后姜璇沉默了半响,终是默认了宋不知的选择。

“对了。”宋不知突然严肃起来,“这十年过来,有多少人知道我女身的身份?”

“算上我,一共只有三个。”谈及这个话题,贞元皇后也郑重了许多:“一个是打小陪我的贴身丫鬟,也是你的乳娘香叶,还有徐太医。他们两个绝对不会背叛本宫,可以信任。”

“香叶姐姐可以信任我可以理解,徐太医母后你凭什么断定他不会背叛你?”宋不知对贞元皇后斩钉截铁的口气感到些许好奇。

姜璇无奈一笑:“安安,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

说到这个话题宋不知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小白牙:“是像我喜欢陆之潋那样的喜欢吗?”

贞元皇后:“!!!”

贞元皇后突然攥住了宋不知的手:“拜托,安安,你不能喜欢他。不对,是就算你喜欢他你也千万不能表现出来,至少在登基皇位手握大权前是这样。二皇子齐吟对皇位虎视眈眈,诸臣对齐国太子是个傻子这件事不满已久。若不是当初你变成傻子是因为救下了你的父皇,还有晓慧大师的预言,恐怕你的太子之位,早就保不住了。”

宋不知的笑容一僵:“啊.....啊?我不能追求陆之潋啊?这,这.....这有点难啊娘,儿臣怕是把持不住自己啊。”

“安安!”贞元皇后突然严肃:“不行也得行!别开玩笑了!不仅是陆之潋,在你独掌大权之前,你绝对不能表现出对男孩子任何的好感,相处也要自然。我们齐国皇室血脉单薄,你父皇七个孩子可能只有你二皇兄齐吟是个货真价实的男子,你们其他六个都是女孩子。如果你女儿身的事件暴露了......你不会想知道后果的。”

“好吧好吧,我尽力便是。”宋不知有些郁卒的双手托腮:“我好难啊.....娘。”

“不是尽力,是一定!”姜璇似乎感觉自己有些过于严厉,她很快放缓了语气:“对不起,安安,都是我的不好,但是.....”

“好了,放一百个心吧母后。”宋不知反过来拍了拍贞元皇后的肩膀:“你的安安这十年虽然不在你的身边,可她也在长大。”

“对了。”贞元皇后突然想起了什么,她认真地看着宋不知,道:“你的主魂既已归位,我希望你隐瞒这十年你在宋不知身上的经历,就说你一直被慕容氏的蛊术束缚在身体里,可以感知到外界却无法做出应答。”

宋不知单手托着脸点了点头,示意她的母后继续说。

“还有,你主魂归位的事必然现在在京城飞速传播,而这十年来你二皇兄齐吟积累了不少势力,而那些中立的臣子势必也会将你和你二皇兄比较,所以今年秋猎前,你势必要和你的二皇兄有一番较量,逃不掉的。而现在离秋猎还有五个月的时间,你必须抓紧这五个月的时间,跟你的太师、太傅好好学习,切不可偷懒!”

宋不知挥了挥手,示意她知道了。

“还有!”贞元皇后突然加重了声音,吓的宋不知一个激灵弹起身来:“你不要每天把目光都集中在你的太师陆之潋的脸上!陆家大公子确有大才,你跟人家好好学着点!听见了吗?”

宋不知呼了一口气,道:“儿臣都知道,母后,您实在不必总是如此的担心,对你的血脉多一点信心好吗?”

宋不知抬头,看着贞元皇后相视一笑。这一场谈话,消磨了十年时光在二人之间带来的陌生的隔膜,此刻的她们仿佛是很多年的母女,且从未有过分离。

当天下午。

乾清殿御书房内。

宣文帝放下了手中正在批阅的公文,他有些怔忡的看着面前身量挺拔的大男孩,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面前人一身象征皇太子身份稳重的玄色,偏偏一根束发的绯色发带提亮了整个人的色调,十三岁的男孩已经隐隐展露出少年俊美的轮廓,一身玄衣都被她穿出了花开荼蘼的靡丽之感。

这才是他和姜璇的孩子。

“安安,上前来,让父皇好好看看。”宣文帝向着宋不知招了招手,示意她上前两步。宋不知乖巧的上前了两步,轻轻的喊了一声:“父皇,好久不见。”

明明齐国太子从未离开过皇宫,甚至连东宫都还没来得及搬出去,宣文帝却也慨叹了一句:“是啊,好久不见。”

宣文帝摸了摸宋不知的发顶,一点一点仔细打量面前这个少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安安,你回来了,就能向那群不通事理、废话连篇的迂腐老臣证明,朕的选择没错。鉴于你刚刚回来,朕给你十年时间,你可有信心在民心声望势力各个方面超过你的二哥?”

宋不知露齿一笑:“十年太多了父皇,七年足以。儿臣这些年,也不是毫无长进。”

“哦?”宣文帝有些好奇:“你这些年不是主魂离体吗?又如何长进?”

宋不知笑的灿烂,眉眼是尚带青涩的靡丽,唇角露出两个小梨涡,简直没有人可以拒绝此刻她的请求:“非也,非也。父皇,虽说儿臣这十年来确实因晓慧大师所言因魂魄问题神智不清,但安安其实依然在安安的身体之内,只是由于那慕容氏蛊术限制不得对外界做出反应罢了。但都亏这些年父皇从不曾放弃安安,依旧每日找人对安安悉心教导,安安这些年才有所学成,不至于被二哥落下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