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城何处不飞花 已完结

春城何处不飞花

分类:古代言情 作者:荷包蛋 主角:苏青禾容瑾

春城何处不飞花免费阅读_苏青禾容瑾春城何处不飞花免费阅读

《春城何处不飞花》小说介绍

今天给大家推荐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是由著名作者荷包蛋编写的一本叫做《春城何处不飞花》的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苏青禾容瑾。小说简介:大婚当天,她被污蔑杀害了庶妹腹中孩子。百口莫辩之下,她被勒令以子还子。看似纯良的庶妹实则心怀鬼胎。不断的陷害污蔑,致使她一步步走向毁灭。可当失去她后,容瑾忽然觉得。原来爱不爱她,和她恶不恶毒根本不重要……...

《春城何处不飞花》小说试读

一句又一句残忍的话从容瑾的嘴里说出。

苏青禾最后一丝的念想也没了。

自己执念多年的男人,只不过是个识人不清的瞎子。

她闭上眼,缓缓流出热泪,“容瑾,你既然相信苏婉芸的话,觉得我跟人私通,觉得这个孩子是孽种,你对我没有一丝的信任,既然这样,还留我在王府做什么?我们合离吧。”

她累了,就算容瑾知道了真相又如何?

知道腹中的孩子是他的又如何?

他们终究是错过了,他恨她,厌她,就连腹中的胎儿也被同样厌恶。

“合离?你休想!苏青禾,入了我王府的门,你生死都是我容瑾的人。”

容瑾冷笑着说道,随即放开了她,吩咐下人。

“把她给押下去,关入地牢,将这个男人乱棍打死!”

苏婉芸见状,眼神闪烁几下,迟疑道:“那姐姐腹中的孩子……”

“这样的孽种难道还要生下来?打掉!”

苏青禾被带了下去,嘴角挂着嘲讽的笑。

脑海里面只有那句将孽种打掉!

容瑾站在原地,心中起伏不定。

为什么看着她绝望的脸庞,自己心中却有一丝的不忍?

不,可能她跟婉芸太像了,她做出这样不守妇道的事情,留下她的命已经是极大的仁慈了。

苏青禾被关到大牢之后,容瑾鬼使神差的去看过她几次。

容瑾放在苏青禾身上的心思多了,就连枕边人苏婉芸也看出来了。

夜里,她穿着薄纱中衣,露出玲珑有致的身段,倒在容瑾的怀里,一边撒着娇道。

“王爷,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对姐姐够仁慈了,还是说你在意姐姐肚子里的孩子?要不让姐姐生下那个孩儿,毕竟婉芸无法给王爷诞下子嗣。”

容瑾回神,安慰道:“我们还会有孩子的,我已经派人寻遍天下名医为你调养,让你为我生下孩儿。”

“至于苏青禾,她那样的女人不配生下我的孩子。”

苏婉芸心中欣喜,王爷还是念着她的,她主动的凑上了红唇。

但是容瑾却偏开头,让她早些睡吧。

随即一个人离开了房内。

很快就有人来禀报,王爷去大牢看了王妃。

房中的苏婉芸双手捏紧,愤怒和嫉妒冲昏了她的理智。

苏青禾!你都已经这么不堪了,王爷竟然还对你念念不忘!

这是你逼我的!

她唤来了下人,低声吩咐,眼中闪过一丝恶毒。

苏青禾被押到了冰冷的地牢之后,便常年不见日光,四处都是老鼠和杂草。

她过着行尸走肉的日子,只有老鼠为伴。

很快地牢来了一批丫鬟嬷嬷。

手上还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

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苏青禾身体颤抖,紧紧的靠着墙壁。

“你们做什么?这是王爷的孩子!”

“王妃不要让我们为难,我们就是王爷派来流掉你腹中的孽种的。”

“王爷仁慈,只要你肯流掉这个孽种,你还是王妃,王爷还说了,这个孩子就当做是赔给侧王妃腹中早夭的孩儿,你与他人私通的事情,他可以不提。”

是容瑾派人来的?要她赔给苏婉芸的孩子!

“他果真这么说?呵呵……“

果然,果然啊,他还是容不下这个孩子。

他心里眼里只有苏婉芸,根本没有她的位置。

苏青禾被丫鬟按住,那些嬷嬷力气极大,不由分说的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苦涩的汤汁从她的嘴中灌入。

她的心渐渐凉透,心中的爱意,从这一碗汤药中全部化为灰烬。

苏青禾痛苦的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小腹传来剧痛,她眼睁睁的看着一条幼小的生命从她的身体中渐渐剥离。

夜里地牢突然发生大火,容瑾听闻,心中莫名一紧。

“苏青禾又在耍什么手段?”

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飞快的赶去了地牢。

等他赶到。

大牢中火舌四起,浓烟滚滚,苏青禾站在火焰当中,白衣被鲜血染红。

她哼着歌,身体摇摇欲坠,嘴里唱着‘鲜衣怒马少年时,一夜忘尽长安花’。

“苏青禾,你出来!”

容瑾顾不得其他,直接奔入了火焰之中,想要将那唱歌的女子救出来。

结果苏青禾却一把推开了他,慢慢的后退。

她轻轻的笑着。

“容瑾,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你跟我说什么吗?”

“你站在悬崖之上,身中数箭,却依然挡在我身前,你说,你会护着我。”

当年鲜衣怒马的俊朗少年对她伸出手,说他会护着她。

可现在少年的面容渐渐的变得模糊不清。

“容瑾,你可曾护过我一次?”

不,这句话他不是对婉芸说的么?

容瑾被人抱住几欲癫狂,只嘶吼着:“人呢,给我灭火,快。”

漫天的火光将天空渲染的绚丽无比,依稀可见里面身姿绰约的美人是那样的绝色,一如当年梨花树下的初遇。

她的眸色里再也没有波澜,无悲无喜的从他身上扫过,火舌慢慢爬上她的长裙,如火树银花,她抬手,将手中最后一盏油灯从手中砸下,霎时间一片火海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