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帝追妻 已完结

鬼帝追妻

分类:悬疑灵异 作者:云淼 主角:姜灵佑司承运

鬼帝追妻姜灵佑司承运未删减版全集免费试读

《鬼帝追妻》小说介绍

小说主人公是姜灵佑司承运的小说叫做《鬼帝追妻》,本小说的作者是云淼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姜灵佑天生极阴体质,夜夜梦中被一神秘男子纠缠着。因舅舅贪心,将她绑架到周家,给周家去世的小儿子当鬼妻。冥婚之夜,神秘男子出现救了姜灵佑。从此姜灵佑遇到的事情越来越诡异了,善鬼童子跟着她,朋友的生魂来找她帮忙,迷路的小女鬼被带回家......吊死鬼、血糊鬼、落尸鬼接二连三地出现在姜灵佑的周围,甚至还有可怕的僵尸要吸她的血!她只好抱紧神秘男子的大腿,保紧自己的小命。...

《鬼帝追妻》小说试读

和我一起下地府吧

“这是怎么回事,你快给我讲讲。”姜灵佑一听,紧张起来,她发现自己最近遇到的怪异事情,越来越多了。

司承运顿了顿,接着说道,“生魂离体。人有三魂气魄,三魂主意识,七魄主行为。你说的两个一模一样的魂魄,其实是她离体的两个魂。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还有一个魂也离体了。”

姜灵佑把头点得跟缝纫机一样,“对对对,应该还有一个。”坐在椅子上的那个黑影,应该就是温晴的一个魂。

人有三魂,一曰胎光,二曰爽灵,三曰幽精。温晴寻找女儿的执念太深,但是家人却把她当成精神病控制住了,她不甘心,导致三魂离体,游走四方,打探女儿的下落。

姜灵佑向来聪明,一点就通,她很快就捋清楚了前因,只是这后果,自己也无法解决。“那又什么办法,能帮帮她吗,让她的三魂归位。我这朋友,刚丢了女儿,大概是伤心过度了。”

司承运嘴角又露出暧昧的笑意,“我帮她,我有什么好处?比如,我帮她招回一魂,你和我睡一次怎么样?”

厚颜**!卑鄙下流!挟恩图报!姜灵佑翻出好几个词来骂他,但是很怂地没有说出来,而是卖惨,“你,你就帮帮她,她多可怜啊,对吧......”

“嗯嗯,是很可怜,再过几天,她的三魂还不回去,直接飘散在天地间,人估计也没救了,而且灵魂不完整,不能再世为人,啧啧,真的好惨啊。”司承运接过话来,一边说一边感叹。

姜灵佑纠结了半天,最后十分悲愤地说,“那好吧,我答应你,你来吧。”她闭上眼睛,一副自暴自弃的样子。

司承运的恶趣味上来了,伸手摩擦着她的耳垂,“这么主动?”

我很被动好吗!反正你又不是没睡过!姜灵佑心中怒吼着,“你要不要,不要拉倒,这也算一次哦。”她开始和司承运讨价还价。

司承运眼神一暗,倾身压了上去,强迫姜灵佑和自己对视,“你就这么反感我吗?”

他的眼神中,有愤怒,有威胁,但是姜灵佑却看出了一股悲伤的气息。

她不由自主地伸出指头摸上了司承运的脸,好像不愿意看到他流露出这张表情。好像很久很久之前,也有一个人,总是这样默默看着自己。

姜灵佑说不出自己对司承运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他很强大,以一种超自然的形式出现在自己眼前。他很霸道,自己根本无法反抗他的亲近行为。

姜灵佑轻叹一声,伸手环住司承运的脖子,将他和自己拉近,“没有,我不反感你。我反感的人要是对我这样,他的坟头草都有两米高了。”

司承运被她突然说出的话逗乐,温柔地亲了上去,一向高冷的他现在像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样,掩盖不住高兴的情绪。

“娘娘...咿呀...”小鬼童被两人的声音吵醒,从姜灵佑给他铺好的小被窝里爬起来,好奇地看着叠在一起的两个人。

司承运顿时想起来,还有这么个小东西在这里,自己真是给自己挖了个坑。他叹了口气,把小鬼童抱过来,“这小家伙在你身边待了一天,眼睛都睁开了。”

姜灵佑松了一口气,忍不住笑道,“我看看,还真的睁开眼了。给他起个名字吧。”不足月的小鬼童,刚开始只能和小猫一样靠气味寻人,现在他好像长大了一点,能睁眼看人了。

“那就叫无忧吧,希望他早早攒够功德,再入轮回。”几千年来,司承运头一次和这种软绵绵的小婴儿相处。

姜灵佑摇摇头,“你也太文艺了,还不如叫乐乐呢,对吧,小家伙?”

流着口水的小鬼童,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打了个小哈欠,蹭蹭姜灵佑,感受到她身上充足的阴气,又睡了过去。

两个人晚什么都没做,相拥而眠,但是感情却有了不一样的变化。

次日,姜灵佑像往常一样,去姜氏食肆打理事情。

没想到昨天带走温晴的那个男人,正站在店外等着她。周围路过的人好奇地看看这边,然后悄声讨论着什么。

姜灵佑诧异地看着温晴的丈夫,“这位先生,你有什么事吗?”哦,对了,正好可以问一下温晴在那家医院,自己好找个借口看她去。

温晴的丈夫死死地盯着姜灵佑,双目赤红,应该是没有睡好,“姜小姐是吗,我们找个地方聊聊。”

“正好,我也有些事情要问你。”姜灵佑毫不惧怕地瞪了回去,“就在我店里说吧。”

温晴的丈夫是一个严肃的人,他的坐姿很标准,就像退伍的军人一样。两个人相对坐着,沉默了半天,但是他太担心妻子了,硬着头皮开始说话。

“温晴她,昨天进了医院后,就昏迷不醒了。”男子捏紧了自己的手,不安地说道,“她昨天来找你,和你说了什么吗?”

他想知道,妻子的昏迷和这位姜小姐有没有关系。

姜灵佑一怔,反应过来,温晴果然是丢了三魂。既然是这样,那就好办多了,只要把温晴的三魂找回来就行。“温晴只是想找我帮忙,她现在那家医院,可以告诉我吗?我想找时间过去看望一下她。”

“我把地址给你写下来吧。”温晴的丈夫从西装口袋里掏出纸笔,写好地址后,还把自己的名片放在上面,一起交给姜灵佑。“她找你帮什么忙?是要你帮忙,找女儿吗?”

他说完,神情变得悲伤起来,好像回忆起什么不好的事情来了。

姜灵佑接过名片,扫了一眼,什么集团的总经理,严睿。“没错,她说她的女儿走失了,她要我帮帮她。你们应该已经找过了吧,我帮不上什么忙。”不管是人力还是财力,眼前的这个人比自己更容易找到他的女儿吧,何必拜托自己呢。

严睿红了眼眶,摆了摆手,“对不起打扰了,小悦在两年已经去世了。温晴她伤心过度,精神状态不好,一直觉得女儿只是走丢了。”他和温晴的第一个孩子,就那样离开了。

姜灵佑也不好再问,和严睿寒暄了几句,就把他送走了。

既然温晴的女儿已经去世了,那她的执念为什么能深到这样的程度呢。姜灵佑觉得光用母爱来解释这件事情,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她一天都心不在焉,还好白云纹和白点点靠谱,以为她太累了,就把她打发回去休息了。

姜灵佑回家洗完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司承运正半躺在她床上,手上拿着什么东西,饶有兴味地研究着。

“你怎么不声不响地就来了?”姜灵佑心中暗暗感叹着,还好自己把衣服穿好了,“看什么呢?”

“这是别的男人给你的?”司承运脸色不太好,很明显地表现出“我吃醋了”四个大字。

姜灵佑无奈地走过去,一边擦头发一边解释,“这是我那个朋友的丈夫的名片,他今天来找我,问问昨天温晴和我说了什么。温晴就是我那个朋友。”姜灵佑噼里啪啦说了一堆,信不信她就不管了。

“就这些?”司承运将信将疑,他看着姜灵佑从桌柜里拿出吹风机,好奇极了。

“就这些。”姜灵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开始吹头发。她的头发又黑又亮,随着吹风机里的风飘着,看得司承运心里直痒痒。他大概明白了,这是人间用来使头发迅速干掉的东西。

司承运把姜灵佑拉过来,放下她手中的吹风机,温柔地说道,“我来帮你吧。”说着,他的手抚摸过姜灵佑的长发,经过的地方瞬间就干了。

姜灵佑惊呆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奇葩技能。不过今晚还有正事要做,姜灵佑偏偏头,“去找温晴的魂吗?”

司承运心满意足地玩着头发,点点头,“嗯,不过要先去地府一趟。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地府?”

请不要用这种“要不要和我一起吃饭”的语气说这样惊悚的事情啊!姜灵佑气绝,但是她也没有什么办法,一口答应了。不就是地府吗,自己早晚都得去,就当认认路了,姜灵佑这样安慰着自己。

“那好,闭上眼睛,抱紧我。”司承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姜灵佑听话地闭上眼睛,心里直打鼓,对于接下来的行程,充满的紧张和好奇。